红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灵帝尊 > 第850章 贵卿师太
    贵卿师太全身几乎都没什么问题,关键在她的脑袋里出了大毛病,竟然长了一个很大的瘤子。

    这个瘤子已经很大,跟小孩子的拳头差不多,而瘤子挤压脑袋,她脑袋上的血脉都受到极大的影响。

    这种情况,别说是武王境界,只怕晋级先天之境,也恐怕自己都无法自愈。

    有修为者对普通的小病小灾拥有绝对的免疫能力,特别是身为地级境界高手,普通的毛病几乎都不会有了,因为身体十分健康,基本上从根源已经把发病遏制住。

    但有些病是没有办法避免的,比如贵卿师太脑袋里长出来的瘤子。

    在江风端详贵卿师太的同时,贵卿师太也在打量着江风。此时的江风戴着易容面具,相貌普通,与真正的江风大相径庭,不过,身材健硕,比起一般人可强出不少。ii

    尤其,江风一双漆黑的眸子,亮若星辰,似乎与本人的形象不太协调。

    贵卿师太盯着江风的眼睛看了看,脸色露出不解之色。

    “据慧清师侄说,你原本是个药农,无意间救了慧清师侄一命,这件事可是真的?”贵卿师太一上来并没有问江风的罪,反而提起此事。

    江风说道“是的,我进山采药,正巧遇到师傅跟人打斗,受了伤,我便背着师傅回了清心门,师傅问清我身世,好心收留了我……”

    “嗯,我看你也是忠厚老实之人,不像个坏人!”贵卿师太说道。

    慧云师太闻言说道“师,师叔……门主大人,此人心怀叵测,你不能光听他一面之词!”

    可能慧云师太过于的心急,情急之下直接称呼贵卿师太师叔,而清心门的规矩,在重大的场合,是不能这么称呼的。ii

    “何以见得?”贵卿师太问道“慧云,你来说说看,他如何心怀叵测?”

    “他,他来到清心门外门才几天,便任职外门管事,这不正说明了他心机太重,擅长阿谀奉承!”慧云师太说道。

    慧清师太冷笑道“慧云,你说话怎么不动动脑子,外门后勤事务,都是我所管辖的范围,我任命自己的弟子管理外门,哪里说不过去?妙空对我有恩,我看他是个人才,才委以重任,难道必须在外门呆够一定的时间才能当管事吗?”

    贵卿师太点点头,“慧清说的是,慧云,你误会妙空了。”

    江风心里想笑,看起来慧清师太站在贵卿师太这边,那就好办多了,假如慧清师太想篡位,趁贵卿师太即将涅槃之际,谋求上位,他却不想助纣为虐。ii

    “此事我就不和他计较了,但门主大人,手帕一事务必请你明断,那手帕上纹有静字,不正是说明手帕的主人是妙静,我怀疑,妙空便是窝藏妙静之人!”慧云师太说道。

    贵卿师太看向江风,“妙空,你如何解释?”

    “门主大人,我无需解释,如果单凭一个静字便怀疑是晚辈,我已无话可说!”江风说道“叫静的人多了去了,我在外面做药农,难道就不能认识一个叫静的女子吗?而假如手帕上写了妙静二字,那才铁证,想推卸也推卸不掉!”

    “那你究竟有没有女朋友叫静的?”贵卿师太问道。

    “有,她叫陈静,是我在阳平城雁荡山坊市认识的,不信可以派人去查……”江风真的想起一个叫陈静的小女孩,他们的店铺就在药香阁的旁边不远处。ii

    贵卿师太摆摆手,“不用查,我信你说的!”

    这更加摆明了,贵卿师太站在自己这一边,江风心里一喜,如果这样的话,他就真的可以有恃无恐了,反正偏向自己这边,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

    “恩恩,门主大人明鉴,妙空是冤枉的!”江风说道“你可要为我做主呀,我在大牢里暗无天日,都被关押了三天了,吃也吃不饱,睡也睡不着,她们根本是以德报怨,求门主大人开恩,放过我吧!”

    贵卿师太无奈的摇摇头,心说这个妙空也的确会夸大其词,行了,给他台阶下就行了。

    “慧绝,除了这手帕所谓的证据,可还有其他有力的证据?”贵卿师太避开慧云师太,转过身问刑堂堂主慧绝师太。ii

    慧云师太还想说话,被慧绝师太拦住,说道“门主大人,没有其他证据,但是在搜查到手帕之前,慧云师妹的两个弟子的确在妙空的房间发现有人,并且收受了妙空的贿赂……”

    “哦,竟有此事?”贵卿师太又问江风道“刑堂堂主所言是真的吗?你如实回答!”

    “没,没有!”江风断然道“这摆明了含血喷人啊,门主大人,你也不想想,我才来清心门几天,怎么可能有女人藏在房间,至于她们说是妙静师姐,那更加不对了,我来清心门之后,还从来没进入过内门,别说认识妙静师姐了,我连她的名字都没听说过。”懒人听书

    “这么说,你是冤枉的?”贵卿师太说道。

    “嗯,我是冤枉的。”ii

    接下来,贵卿师太又问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而不管慧绝师太和慧云师太如何争辩,她们的确找不出令人信服的证据,至于妙香和妙兰,她俩的口才和妙空比起来,差距太大,根本说不过妙空,她俩感到很无奈。

    贵卿师太问完话,微笑着对慧绝师太说道“慧绝,我觉得妙空没什么问题,虽然有点油腔滑调,但没什么疑点,以我看,人就放了吧。”

    慧绝师太和慧云师太面面相觑,慧云师太仍然不甘心,可慧绝师太深知此事没有可能问妙空的罪,只好点头说道“好,竟然如此,妙空自然要无罪释放,妙空,你还不赶快谢门主大人!”

    “多谢门主大人!”

    江风起身让人卸掉脚镣手铐,朝着贵卿师太深深的施礼。ii

    贵卿师太挥挥手,说道“妙空,你回去吧,记住了,以后要本分行事……”

    谁知道,这次贵卿师太话说到一半,突然脸色骤变,眼前一阵眩晕,在座椅上摇晃了几下,差点没有摔倒在地上。

    “不好,师叔,你又犯病了!”慧清师太原本心里很高兴,贵卿师太处处偏向江风,没说几句话就把江风放了,却不料,偏偏在这时,贵卿师太再次犯病。

    “无妨,我只不过头晕的厉害,缓一缓就好了!”贵卿师太说道。

    她说自己没事,可是,脸色早已苍白如纸,呼吸急促,情况其实非常糟糕。

    慧云师太惊道“留在这里怎么能行呢,我们要把师叔尽快的抬到医馆,让医师们去处理,否则,耽误了门主的病情,谁能负责!”ii

    “对对对,我们必须尽快的抬师叔去医馆!”慧绝师太附和道。

    这二人看来已有主意,说话间便走过来,欲把贵卿师太扶起。贵卿师太摆手道“我不妨事,歇息一下就好了。”

    “那怎么可以呢,我们马上去医馆!”慧云师太说道。

    “慢!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这句话不是慧清师太说的,因为如果慧清师太强行干预,很可能会与慧绝师太二人造成冲突,她的伤势刚刚好,不宜动怒。

    说出此话的却不是别人,正是江风。

    江风说话间便大步走到前面,厉声质问慧绝师太和慧云师太,“你二人想干什么,难道要篡位吗?你们知不知道,门主大人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如果你们擅自让她活动,反而对她不利!会危机生命!”

    慧云师太抬手指着江风说道“你,你一个小辈,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我是医生!”江风冷笑道“慧云师叔,你若敢动门主大人一下,我就告你有篡位之心!你不妨试试!”

    江风之所以如此理直气壮,关键现在贵卿师太虽然头晕的厉害,可还算清醒,有贵卿师太坐镇,江风当然不怕这二人。

    而就算真的动手打起来,江风单挑她俩也不在话下。他难道还怕两个尼姑?

    贵卿师太说道“慧绝,慧云,你俩退下,我自己的事不用你们操心,妙空,你过来……”

    江风等的就是贵卿师太这句话,于是走到贵卿师太的近前。

    “妙空,你可能为我缓解头痛之疾?”

    “门主大人,你信我的话,我能让你的病除根。”江风笑道“现在我便给你一个小药丸,服过之后,你便暂时没什么危险了!”

    说话之时,江风已经伸手取出一枚丹药,朝着贵卿师太递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