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向往之璀璨星光 > 第130章 那一夜……
    田松韵今年二十出头,面容姣好,眼神清澈如水,一张娃娃脸总带着可爱的傻气,像是个没长大的高中女生。

    她说“我信你”的时候,一脸的纯真,没有丝毫的猜疑。

    魏白辰笑着摇摇头“算了吧,我可不留在屋子里,要不然该说不清了。”

    你相信我,我还不相信自己呢!

    魏白辰给她拿好衣服,就匆匆出门去,置办些新鲜食材,晚上好好饱餐一顿。

    作为一名地道的山城人,他最爱恰火锅,在蘑菇屋时就馋了好久。

    这次,总算如愿,买了些牛油、辣椒、黄喉、毛肚、鸭血、鸭肠等食材,心里美滋滋的,一溜小跑回家,准备自制牛油火锅。

    那丫头肯定也饿了,等会儿,就让她尝尝哥的手艺。

    魏白辰一边得意地想,一边掏出“叮当当”作响的钥匙串,用力一拧,房门居然没打开。

    “怎么回事?”

    呵,这丫头嘴里说着信任我,却把门反锁起来?说一套做一套。

    于是,魏白辰戏精附体,学着“雪姨”的模样,使劲敲门

    “松韵,你开门呀,别躲在里面不出来,我知道你在家——”

    “吱”一声,防盗门打开了,随同扑出的还有一个俏丽小巧的身形。

    “你可回来了……呜呜呜呜……”

    田松韵带着哭腔和舒肤佳沐浴露的清香,朝大白扑过来。

    面对突如其来的投怀送抱,魏白辰吓了一跳,连忙躲开,让田松韵扑了个空。

    结果,那丫头没撒住车,一头撞到对门的墙壁上,“啊呦”一声惨叫,蹲在墙角半天站不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

    魏白辰道歉不迭,连忙去扶起捂着脑袋叫疼的田松韵,招来一个眼泪汪汪的怨恨的眼神。

    这……

    他还真不是矫情,完全是一种躲避危险的本能,尤其是跟着马清扬习得几招太极拳后,反应更是敏捷。

    田松韵额头肿了个大包,脸红到脖子,似乎感觉到有些失态,连忙道歉“大白,不好意思,我……我就是害怕,所以才……”

    “害怕?怎么回事?”

    魏白辰察觉到有异样,赶紧追问。

    田松韵捂着心口,心有余悸地说道“我刚洗好澡,就听到敲门声,以为是你买菜回来了,也没多想就开门了,结果一个蒙面的大叔拿着照相机一顿猛拍!吓得我赶紧把门带上,一直躲在里屋不敢出来。”

    “你怎么不看猫眼呢?”魏白辰责备道。

    “我……我没想起来……”

    田松韵又快哭了。

    魏白辰慌了,自觉这时候责备她不妥,急忙把菜放地上,领她到沙发上休息,又给倒了杯热水,让她先冷静冷静。

    他不太会安慰女生,望着她魂不守舍的胆怯模样,憋了半天,只憋出一句狗屁话。

    “那个,你多喝热水……”

    “噗嗤——咕噜噜——”

    田松韵刚好在喝水,被他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给逗乐了,在水杯里冒了好几个泡泡。

    “你还真是个,嗯,钢铁直男!”她放下水杯,作出结论。

    魏白辰当然不承认“这话就不对了,你突然冲过来,那我不是没反应过来嘛……哼,有本事你再试试!”

    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

    曾有个调查,女生最让人心动的几个瞬间,就包括刚冼完澡的女生、穿男生衬衫的女生、受伤后无助的女生………

    “有本事你再试试”,本是一句赌气话,此刻结合田松韵的状态,更像是一种轻浮的挑逗。

    魏白辰心里慌的一匹,把创可贴丢给她,就跑进厨房开始洗韭菜、羊腰子等火锅食材。

    田松韵害羞地烧红了脸,她本来就为先前的举动后悔,现在更是心慌意乱。

    为了打破僵局,她主动聊起工作。

    “大白,小马驾驾影视公司的合同,杨总已经请法务看过了,一式三份,等会儿记得签下名。

    另外,出国手续也在办理过程中,过几天就可以办下来。

    还有就是,我没有在外经纪的经验,公司会另派助理协助你工作。

    对了,有个代言邀约,等你拍完电影后,我们一起去实地考察下……”

    “好好好,我都知道了。”

    小马驾驾就是张若青所在的公司,到了岛国会另派助理,广告邀约……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杨慧早就跟他沟通过,魏白辰没耐心再听。

    尴尬的沉默,再次降临。

    田松韵把热水喝成凉水,实在是坐不住了,主动要来帮忙洗菜。

    “大白,作为你的小助理,你多少给我派点活干呀?”

    “你——”

    魏白辰瞅见她额头的包,肿的快有鸡蛋大小了,心中不忍。

    “你还是坐沙发上歇着吧,等会儿火锅好了,我叫你。”

    “那好吧。”

    田松韵撇撇嘴,甩了甩长长的衬衫衣袖,这衣服套在她小身板上,忒大了些,不光是衣袖,肩膀都漏出半截来。

    她晃荡着走出厨房,手里拿着顺来的半截黄瓜,饥不择食地啃了起来。

    魏白辰当然瞥见了她的小动作,笑着把切成丁的小半盆黄瓜,也端到她面前。

    “吃吧,先垫垫。对了,你把偷拍的事情再说一遍。”

    田松韵嘴里塞的满满的,一听这话,赶紧把黄瓜嚼碎咽下,把偷拍的情况复述一遍。

    由于她心情已经平复,这次讲述比在门口时详尽许多,也透露出几个关键点。

    尤其是“鸭舌帽”、“山羊胡”这两点信息,让魏白辰联想起餐馆吃饭那次偷拍,很有可能这是同一个人所为。

    可是,那人的目的是什么?

    自己的花边新闻,现在爆出去关注度也不高吧,毕竟一个综艺新人的粉丝数是感人的。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魏白辰百思不解,刚好锅中的牛油也滚烫开来,他暂时把这事放下了。

    “吃火锅喽!”

    “好滴!我来啦!看起来,还是吃的样子哦。”

    ……

    三十分钟后。

    “嗝,我好饱啊……嗝,我好困呀……”

    田松韵这丫头真是属猪的,前一秒说自己吃撑了,后一秒就呼呼大睡。

    魏白辰望着她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圆滚滚的脸蛋微红,雪白的肩膀露出半截……

    (此处略去三分钟,约两百字)

    多年以后。

    那一夜,被旧事重提。

    魏白辰拎着自己耳朵,跪在键盘上,讨好道“小枫枫~枫枫枫~你听我说嘛!

    那一夜,我俩真的啥事都没有,我拿了车钥匙,在车里睡了一觉,第二天才进屋的!

    真的!我没做亏心事,真没有……阿呦,你轻点,疼疼疼……”

    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