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一点是,所有的药效,也在片刻间从皮肤间蒸散掉,简而言之,那道魔膳除了让人变黑外,一无是处。”

    “噗嗤…”

    听到这里,原本还一脸受教的众新生们全都每忍住,直接笑喷了。

    突然觉得,三个考核师好可怜。

    “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为什么不说!”

    看着考生们的眼神,三个考核师此时恨不能直接找个洞钻进去,实在是太丢人了。

    但心中个更多的是愤怒,当时,姬凡崖明明可以直接说出理由的,那样他们就不会再去做这些事情了。

    可是,他偏偏东扯西扯,什么性寒,什么相克,都是些模棱两可的答案,这才会成功激起他们的好胜心和求知欲的!

    “恩,我一开始说些,但看你们都不相信,我就不想再继续说了。”

    姬凡崖眨了眨眼睛,摊手道,“后来,我不是问过你们,是不是真的自己亲手烹饪锅魔膳嘛,你们说做过,那我就以为你们是知道的咯。”

    其实,姬凡崖一早就看出三个考核师在说谎了,他之所以没有直接出来,就是为了给他们一些教训的。

    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几个老家伙,从一开始就在可以针对他。

    虽然,不是恶意的针对,但姬凡崖从来不是个任由欺负不还手的。

    相反,他做喜欢的就是有仇当场就抱了。

    这不,现在见三个考核师成了黑炭条,其实,他心里是一阵暗爽的。

    当然了,这些事情是绝对不能明说的,打死都不能承认。

    虽然这件事情没有戳破,但三个考核师也不是傻子,知道姬凡崖这完全就是故意的。

    但那又能怎么样?

    先动手的,是他们啊!

    而且,如果不是他们当时太过自信,连个试验都没做,哪里会落得今日的下场。

    总归,从今往后,他们必须要好好反省才行了。

    “呼…”

    于是,那个考核师深呼吸口气,方才尽量保持心平气和的问道,“那我们这情况,会持续多久?”

    千万不要告诉他们,以后一辈子都这样了。

    那他们还不如死了算了。

    “不会很久,最多也就三天。”

    姬凡崖想了想说道,“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会自然退去的。”

    “不行,三天太久了!”

    虽然,听到能够恢复三日内都挺高兴的,但只要想到三天时间要顶着这么个黑人皮,他们就难受的要死。

    真的,一分钟都不能忍。

    “对,咳,你叫做姬凡崖对吧?”

    此时,二号考核时整理了一下措辞,便是露出口大白牙,微笑的温声道,“你肯定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让我们快速恢复正常的,对吧?”

    “不知道。”

    谁知道,姬凡崖回答的斩钉截铁,“这情况三日就能自己恢复,哪里需要什么解药,忍一忍就过去了咯。”

    “咳,那…那你就真的没有一丝的办法?”

    三个考核师依旧不死心,抱着最后的希望再次问道。

    “恩,我是知道一些关于美白的办法。”《{?articletit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