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丘之上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灵韵岛的事务安排(求订阅)
    太丘山的山顶有两棵树,

    一棵是梅树,另一棵则是桃树。

    这两棵树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除了它们都是一株可以进阶的三阶灵木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李家所有的族人都知道太丘山的山顶上有这么两株三阶的灵木,也知道在这两株三阶灵木之间有着一大片的平地。

    他们虽然或多或少都听过相关的一些场景和细节,比如那株灵桃树上的灵桃有多么的香甜、那块平地上铺开的青石板有多么的齐整、山顶外的那片云海又有多么的浩瀚

    诸如此类,但他们却很少有人亲眼见过

    因为那是家族中那些家族长老议事的地方,而且还有族长和两位叔公的洞府在那里,所以除开被唤上去接受家族的任务安排以外,李家的这些炼气期族人便基本不会踏足那里。ii

    久而久之,太丘山的山顶也就渐渐的成了李家这些普通族人所向往的一处地点,正如那些凡世的族人向往着太丘山一样。

    两者对于他们来说,都有着极为特殊的含义!

    此时的太丘山山顶,风清云淡,气氛宁和,在平地一侧的石桌旁,有两人坐立,皆身着黑色玄服,神色泰然。

    再新一轮的风从山外涌过来之前,李玄罡率先开口了。

    他将自己的身体端正,连续开口道

    “四伯进入筑基后期了。”

    “嗯。”

    “十七叔那边发来消息,灵韵岛的后续建造差不多已经完成,和万星坊市之间的线路通道也已顺利打开。”ii

    “嗯。”

    “家族的善功堂和事务阁运行正常,后者虽然体系庞大,但玉弦能力足够,我交给他了。”

    “嗯。”

    “几日前二伯闭关的洞府发生一些异变,我去看了看,问题不大。”

    “嗯”

    “另外,之前八叔公你交代我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妥当,等玄御出关,应该就可以开始落实。

    “而且这事正好赶上四伯出关,后续的执行想来会更加妥当。”

    “嗯!”

    “最后还有一件事,八叔公半年之期到了!”ii

    这句话一说出,周遭的环境都瞬间安静了几分。

    而且这一次,李长季也终于没有再用一个字来回答,而是抬起头,看了对面的李玄罡一眼,停顿了片刻,最后才缓缓的应道

    “既然如此那你是怎么考虑的?”

    听言,李玄罡没有丝毫的犹豫,在嘴角微微上扬了一点弧度之后,就从储物袋中将早已备好的一件黑色物品给拿了出来。

    双手托住,递到了李长季的面前。

    后者虽然已经有过预料,但此刻还是有些希冀的,他没有第一时间去伸手接过被李玄罡双手托住的那个物品,而是用眼神继续望着他,仿佛是在再一次的对他进行询问

    要不要再考虑一下?ii

    等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李长季最终放弃,他想象中对方收回物品的举动并没有发生,反而是在后者眼中看到了一丝坚定。

    无可奈何,最后他还是只得从李玄罡的手中拿回了那块漆黑色的物品。

    将东西握在手中,其上的纹路清晰可见,李长季低下头看了看,明白手中这件物品的分量,但此时他的脸上却浮现出了几抹一闪而逝的落寞。

    但等他抬起头,再望向李玄罡时,脸色却已经恢复如常,与之前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风从云海的那端继续吹拂过来,将原本笼罩了整个山顶的香甜气息吹淡了些许。

    这种环境的变化让李玄罡感到稍稍好受了些,他对于太过香甜的气味终归是不太适应。ii

    鼻翼微微扇动,偏过头看着右后侧的那株高大的灵桃树。

    上面已经硕果累累,那些灵桃较他上次见到之时也已经成熟了许多,看其模样,最多不过再等一年的时间,家族便又可以着手进行采摘。

    盯着枝丫间最为硕大的那一枚,李玄罡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了界源空间中自己的那一只玉罗峰峰王。

    “说起来,上次自己进入空间,却没有见到它,难道是在蜂巢中沉睡?”

    李玄罡的走神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李长季的一声轻咳便把他拉回了现实。

    李长季坐在石桌的另一面,等他的目光回正以后,才开口说道

    “这块家族令牌,既然玄罡你现在还不想要,那便算了不过总有一天,可能还是会交到你的手上,等到那个时候,八叔公希望你不要再像如今这般推迟。”ii

    李长季语气说的平淡,但李玄罡还是听出了其中的一丝沉重,因此他故意裂开嘴笑了笑,回应道

    “八叔公现在说这事还太早,族谱我去看过,二哥的名字还在,说不定等不到我接手的那天,他便回来了!”

    多关注祠堂内的族谱还是族长李长青在临走时交代他的,想不到如今却成了他的一个托辞。

    同样笑了两声,李长季已经对于李玄罡的想法有了一个了解,于是他也没有再在这块家族令牌的问题上有过多的纠结

    随意的将手翻转,转眼间其手中的这块对于李家颇为重要的家族令牌就已消失不见。

    解决了家族中主事长老的归属问题,李玄罡和李长季又闲聊了片刻。ii

    但也没有持续很久,很快李家的这两名最为重要的家族长老便结束寒暄,收拾思绪,开始谈起了正事。

    而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他们家族接下来的一些重大行动的开展。

    虽说刚才李玄罡已经将现阶段和下一个阶段家族中的一些重大事项说了一遍,但相关的细节总还是要再仔细讨论一下的。

    首先,纳入他们二人话题的,便是有关于灵韵岛据点的药园事项。

    数个月之前,在李玄罡和李玄御还没有从横断山脉赶回来的时候,李长季和李清阳便已提前返回到了太丘山。

    而随着他们二人的出现,家族在万星群岛开辟出了一个新的据点的事情,也在善功堂和事务阁之内传开了。ii

    数百名李家的普通族人,也终于得知了家族清字辈排行第二的修士李清阳,他为什么在十数年间都不曾在家族中出现的缘故。

    原来是被族长派去干了这事!

    而且,现在既然八叔公李长季、和二伯李清阳都已经返回到家族,那万星群岛那边,有关灵韵岛的事宜是否都是十七叔李清水在主持?

    联想到此处,当时众多李家的炼气期修士都在事务阁等着家族发布有关万星坊市、有关于灵韵岛的任务,但左等右等却不见反应。

    相反的是,李清阳回到太丘山后不久,就宣布了自己闭关修炼的消息。

    其实当初等李玄罡带着受伤的十二弟李玄御回到太丘山时,他也确实只见到了八叔公,而没有见到二伯。ii

    至于二伯李清阳在尝试着闭关突破下一个境界,也还是在与八叔公李长季见面交流之后,他才得知的。

    而在当时,李玄罡本就准备将家族的家族令牌归还给李长季,但却被后者以一些理由给阻止了。

    最后只是约定,再由李玄罡主持家族事务半年,等他将手中的所有事项都处理干净后,再进行交接。

    灵韵岛的事项李玄罡其实并不是很清楚,他的所有消息来源都是依靠着十七叔从那边传回来的玉筒。

    因此,此时在和八叔公商讨之时,他没有马上出口,而是先在脑中理了理思路。

    “八叔公,根据十七叔传回来的消息,灵韵岛上的各种设施都已经建成,与万星坊市的联系也被打通,接下来他想向家族再请求一批炼气后期的族人过去支援。”ii

    李长季听完眉头皱了皱,随后开口道

    “理由是什么?”

    李玄罡不敢隐瞒,如实说道

    “是因为海中妖兽的侵袭十七叔说灵韵岛上的炼气后期族人不足,单凭那些低阶的女修,恐怕遇到三头以上的三阶妖兽侵袭时,守护大阵抵挡不住。”

    李长季听到这里,原本就皱着的眉头便陷的更深了,他仔细思考了一会,然后说道

    “这应该只是清水的托辞,我和清阳在离开时对岛上的守护大阵仔细检查过,只要他自己不随意离开大阵中枢,那安全方面的问题就不用太过担心。”

    “嗯从他发回来的这枚玉筒来看,他应该是另有目的”ii

    李长季话还没没有说完,李玄罡便已经反应了过来。

    凭他对于十七叔的了解,恐怕调集族人守护灵韵岛是假,追杀家族隐患才是真。

    听说五桐峰赵家逃掉的那名筑基期族人赵嬴缺正是潜入进了万星群岛。

    按十七叔李清水的性子,既然有永除后患的机会,那他又怎么可能将其放过。

    而李长季很显然想表达的也正是这一点。

    经过两人一番交流,很快家族对于李清水,以及灵韵岛的回复便出来了,其大体意思便是

    “家族中其余事项亦缺人手,所以暂时不会派遣族人前往万星群岛。

    另外,如果李清水是想追杀在赵家灭族之战中所遗漏的赵嬴缺的话,就请自行另想对策。ii

    不过,不可耽误灵韵岛其余的正事

    其一,守护好灵韵岛以及其上的药园、灵田。

    其二,岛上的修士,特别是那些低阶女修的修炼不可荒废。

    其三,与万星坊市的联系通道要保持,日后家族在坊市的那十一间店铺得靠灵韵岛上的灵植收获来做基本支撑。”

    最后,除了给李清水发出来这样的一个消息玉筒外,李长季还决定在事务阁发布一项家族任务。

    其任务的具体内容是

    “在半个月之后,会由家族长老李清术带队前往灵韵岛,参与家族新据点的建设。

    而族中玉字辈族人,且修为在练气四层以下的可以接取此任务。”

    对于最后这个任务的安排,李玄罡当然知道八叔公的深意,不过他也是家族这个族人扩增计划的推动者和组织者之一,因此也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

    于是在李长季做出安排之后,他便点头应下,说等会就会去安排,让李玉弦在事务阁将这个任务挂出。

    而且不仅如此,李玄罡在简单思索了一下之后,还在这个任务的末端加了一个限制条件

    “接取任务的族人,限男子。”

    在解决完灵韵岛的事项以后,李玄罡和李长季讨论的下一个家族事务,就转移到了横断山脉里去。

    而那里,正是与数个月前李玄罡和李玄御联手执行的那个任务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