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日娱小说家 > 第九十六章 权宜之计
    “根据之前与你姐姐达成的协议,是让里香以领养的名义,将叶昭直接落在西田家的户籍里。”

    待所有人离开后,叶萧柔声解释道。

    “那你怎么改变主意了呢?”白石麻衣冷冷的看着男人,心里就像一块冻结的冰,没有任何温度。

    “这不是考虑到你的想法吗?”

    “这么说,老师还是有情有义了?”

    “那你想让我怎么样?当初你说搬进来就全听我的,结果———”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叶萧当初就不应该相信白石的话。

    结果是作茧自缚。

    “小昭的事情除外。”

    “虽然改名换姓,但他还是我的孩子,只是为了防范某些风险,我只能未雨绸缪,待孩子长大之后我们再改过来就是。”

    这是叶萧选择的权宜之计。

    白石麻衣现在对男人的信任基本已经崩塌,她用针一般尖锐的目光盯着男人。

    “这到底是老师的主意?还是西田的?抑或说你们狼狈为奸、沆瀣一气!”

    “麻衣样,你这话可说的太过分了。”

    叶萧本身就是搞文字工作的,对词汇的敏感度自然不一般,白石麻衣用的这两个词语已经涉及人身侮辱了。

    “我还有更过分的话还没有说呢!叶萧,我告诉你,你现在说的话我半个字都不信,你说等小昭长大后再将一切改回来,你如何保证这一点?”

    叶萧再好的脾气,此时也被白石的咄咄逼人给刺激了。

    “我不需要向你保证什么?你虽然和孩子有血缘关系,但你又不是孩子的亲生母亲。”

    “她母亲已经死了,是被老师你害死的。”

    此话一出,白石麻衣就感到后悔,此前她还认为不应该将所有的责任推卸到老师身上。

    可是现在话赶话,又被形势所迫逼到墙角,只能是选择最狠毒的话来攻击对方了。

    为了保护叶昭的利益,她绝对不能退缩。

    “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也不管你如何看待我,这事就这么定了。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名字和称呼变了,你应该宽容点,我也有我的难处。”

    “你有什么难处?妨碍你泡妞了?还是妨碍你发财了?你非得把你的亲生儿子丢给别人养,连姓氏都要换成别人的。叶萧,如果你祖上列祖列宗有灵,不知道怎么看待你这个不肖子孙!”

    两人之间蓄积已久的矛盾,此时终于彻底爆发。只要是能够用来攻击刺激叶萧的话,白石麻衣都会脱口而出,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她那愤怒不安的情绪。

    男人眼里闪过一道让人不易觉察的冷光。

    “人生有如一列永远不会停站的单程列车,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老师你就是一个伪君子,满口仁义道德,现在却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认。

    你信不信我明天就找媒体曝光你的真面目,你过来做什么?唔......”

    世界终于安静下来。

    男人与男人之间解决问题的方式很简单,那就是先打一架再说,一架不行那就再打一架。

    男人与女人同样如此。

    “可以换一种方式吗?”白石麻衣扑在床铺上,棉被从瘦削的肩头滑落,露出那一抹耀眼的白。

    “什么?”叶萧仰面躺着,现在才感觉稍微清净点。

    “就像之前我答应你的一样,我什么都听你的,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

    “可以把叶萧送到北海道吗?”白石麻衣翻身爬起来,紧紧的抱住男人,将嘴唇凑到叶萧的耳畔说道。

    就像姐姐说的那样,她确实不应该自作主张搬到老师家里的,她以为西野七濑是最大的麻烦,其实不是,西田里香才是。

    她预估错误了形式,导致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老师为了保住他那光辉灿烂的公众形象,势必要对叶昭下手。

    她既不相信老师,更不相信西田里香,为了以防万一,她必须把事情的主动权捏在自己手里。

    “北海道?旭川?”叶萧一听就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

    “老师不是不想看到小昭吗?那就把他放的远远的,眼不见为净。”白石麻衣果决的说道。

    “真要眼不见为净的话,那我干脆把他送到国外。”叶萧调侃道。

    “老师是不肯答应吗?”白石麻衣突然松开手,两人的距离迅速拉远,然后又迅速的被男人的大手揽进怀里。

    “我答应你就是。”

    “18岁他高中毕业,老师再把他接回东京上大学。”

    “何必如此?”叶萧皱了皱眉,“可以上幼儿园了就接回东京吧,这里教育资源更加丰富。”

    “老师又何必惺惺作态?你根本就不在乎小昭吧?又何必在这里扮演父子情深?”

    叶萧叹了口气,18年父子不相见,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做父亲的不可能没有半点愧疚。

    18年父子再相见,恐怕要上演一出《庆余年》,到时候说不定叶昭真的要为其母昭雪了。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还有一个蛇蝎心肠、卑鄙无耻的白石丽奈环伺在侧,像条毒蛇随时等待机会上来狠咬一口,到时候横生枝节再编点什么白石沙希含冤而死的惨剧,恐怕就是一出父子相残的悲剧。

    北海道太远,不可控的事情太多,叶萧无法将一切掌握在手心。

    “一定要这样吗?你想让孩子变成一个孤儿吗?”

    “那也比认贼作母要好,东京太危险,我只有让小昭远离这里才能够放心。如果老师心里对我哪怕还有一丁点情意,那就答应我的要求。如果没有的话那就算了,我明天就搬出这里,还有......我要把小昭带走。”

    “你不做偶像了吗?”

    “不做了,我自己打工赚钱养孩子,就不劳老师费心了,相信以我的姿色,找个有钱的老板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姐姐一直都在劝我这么做,现在想起来确实是个很好的办法。”

    话说到这个份上,如果再不答应她就证明自己对她没有一丁点情意。

    可是如果答应她,18年后等待自己的又是什么?

    如果将孩子带在身边长大,朝夕相处的肯定有感情存在,孩子自小认西田里香或者与田良子为母,那一切就无缝可钻。

    叶萧也不必担心孩子长大成白眼狼反咬自己一口,对自己这个父亲自然也会保持应有的尊重。

    到时候就是父子情深,家庭和睦的大团圆结局。

    可是现在白石麻衣误会已深,被她姐姐所误导,对自己根本没有半点信任。

    他该怎么做?

    “我答应你就是。”

    范闲身边有五竹叔这样的大宗师高手可以依靠,可是叶昭身边又有什么可以依靠?

    就算他18年后回到东京,就算他真的被人误导对自己恨之入骨,就算他真的想为其母昭雪,一个18岁的孩子又能做什么?

    “我们明早就走。”

    “孩子不满月,恐怕无法远行,对身体不利。”

    “是这样吗?”

    “你网上查查就知道了。”

    白石麻衣翻出手机,在网上搜了搜,情况确实如老师所说。

    “那就......2月1日再走吧。”

    “没问题,到时候我送你们过去。”

    “那就不必了,老师日理万机,这种小事就不麻烦老师了。”

    叶萧见她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一把将她拉拢过来。

    “这个先放着,反正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记得你刚才说什么相信以你的姿色,随便找个有钱的老板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你就这么急着给我戴绿帽子?”

    “老师想太多了,那只是权宜之计,如今老师答应我的要求,我自然不会那么做。”

    “叶昭的事情,到此为止?”

    “只要西田里香不插手,那就到此为止。”

    叶萧终于松了口气,由叶昭所引起的一系列风波到此告一段落。

    他当然不可能真的答应白石将孩子放在旭川18年不管不顾。18年太长,其中的变数更多,叶萧还可以寻找其他解决和弥补的办法,总不能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的看着事情朝最坏的方向发展。

    答应白石麻衣的要求,当然不过是一种缓兵之策。

    ()

    1秒记住爱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