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没人玩的游戏 > 第二章 大幕拉开(6)
    当然,这也不能完怪狂大少,《书名》的结婚系统是类似包场制的,即只有收到请帖的人能前来观礼。婚礼开始后,所有参加婚礼的人相当于被传送到一个副本之中,然后进行各项流程,没有请帖的外人是决计进不来的。而请帖则是由新郎新娘双方发送给亲朋好友的。

    所以,来参加婚礼的肯定都是“自己人”,但谁能想到新娘居然邀请了一个“谋杀亲夫的刺客”进来呢?

    而且抢亲的刺客的身份也极其特殊,他的id叫做“雪复”,是盟会“断水”的主要战力之一。由于“绿”和“被绿”双方在盟会里的地位都非常高,也十分有名气,所以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就很快上升为了两个盟会之间的矛盾。

    “破天”和“断水”这两个阵营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以上的联盟关系,一直以来,无论是在阵营日常还是阵营战中,两个阵营都是携手并进的,不过这件事情的出现使得两大阵营出现了裂痕。狂大少给断水的盟主施加压力,要求对方把雪复开除出阵营。而断水中的人一直以来对本盟会成为破天的“小弟”有所不满,每次阵营战的奖励都要被迫接受七三分成不说,攻下来的城池对方还有优先挑选的权力。故而纷纷在世界和阵营频道表示如果盟主因为狂大少的压力而开除自己阵营中的兄弟的话,那么这个阵营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自己也会退会。

    而雪复抢亲成功之后为了躲避破天众人的追杀,和新抢到的姘头躲到了竞技场中打起了双排。当然,他们其实完可以选择下线,但能看出来,这人在杀了狂大少并且抢了他的女人之后很想炫耀一番,故而并未选择下线,自己排起了竞技场,但场外的人却拿这对“奸夫”毫无办法,所以他们只能等在竞技场门外,想着万一目标要是出来,拼着自己被官府抓进去也要开红将之击杀,以给自己所在的阵营出一口恶气。

    师姐“我就喜欢这种剧情,早知道去要个请柬到现场看看去了。”

    我“你要是去了现场恐怕就没有后续的剧情了,有人要杀你你能不还手?就算没有武器和装备,恐怕那个什么雪复也打不过你。你把他杀了,哪里还有后续?”

    这时,竞技场周围的人似乎认出了我和师姐的身份,纷纷在近聊频道要求我们主持公道。看到这一幕,我险些笑了出来,我们是职业选手,又不是太平洋警察,这种阵营间的狗血纷争我可不想随便参与进来。更何况,我们怎么主持?去竞技场里把那两个人暴打一顿?我和师姐现在的双排积分接近4000分,连排都排不到,怎么打?

    虽然我们以开卷杯即将开战,训练任务比较紧为由拒绝了他们的请求,但他们也没有主动为难我们,而是很自觉地让出了一条通道,让我们能够顺利地来到竞技场报名的nc面前进行训练,就这一点上,我还是非常感谢他们的。

    我们打了两局之后,我突然发现出现了一个好友申请,这让我多少感到有些意外。因为成名之后,会有不少粉丝或者其他人添加我的好友,到时候好友申请漫天飞,我就别想玩游戏了,所以我将好友申请和聊天窗口都设置了屏蔽功能。如果不是原本就认识的人,他们发给我的信息我是无法收到,也是无法被添加为好友的。

    我点开一看,申请人是狂大少,这点倒是没有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因为这游戏里有个200块钱一个的道具,可以砸破对方的屏蔽进行一次申请,当然,如果被拒绝的话就相当于200块钱打水漂了。该道具上线后被玩家戏称为“黑心游戏运营方赚吵架情侣的钱的道具”。

    很明显,这么无聊又有这个财力的陌生人并不多。我想了一下,还是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因为如果不通过,以他的财力还是可以轻易再砸一百个一千个好友申请过来,到时候我就别想训练了,不如先通过一下,听听他想要说什么。

    接通语音的第一句话狂大少便说道“是陈聊吧……”那语气简直像是古时候的地主在吆喝自己家里的长工。

    看来这人和郑铭川不同,应该是从小在家里颐指气使惯了,缺乏对他人的尊重。

    我“嗯,姑且算是吧,你有什么话赶紧说,我还要训练。”

    狂大少“多少钱能让你帮我个忙?”

    我“那要看帮什么忙了。”

    狂大少“你也知道我和雪复的过节吧。”

    我“嗯。”

    狂大少“现在这事有点不好收场了,我不想为了一个人和整个断水的朋友部掰了。”

    我“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狂大少“所以我想请你帮我报个仇。”

    我“这事我帮不上忙。”

    狂大少“雪复也是个剑客,你知道吧。”

    我“刚刚知道。”

    狂大少“我这里有他的操作录像,你能不能帮我分析分析我该怎么打他?”

    我“什么意思?”

    狂大少“我思来想去,本来想以五五分成为条件收买断水盟的人让他们把雪复踢出公会,但这样干又怕寒了自己盟会里兄弟的心。所以,报仇这个东西还是我自己来比较好,说白了还是因为在婚礼上我没打得过他,这是最丢人的。所以我想再和他打一次,如果我打赢了也能找回一点场子,报仇这个东西,果然还是自己来比较好。”

    我“嗨,您这样的人随便花点钱找个代练,以您那号的属性,还不把人家吊起来随便打?你别告诉我你那竞技场2700分是你自己打的吧。”

    也就是结婚的时候肯定得是本人上号,若是代练在号上的话,恐怕几个雪复也不够打。当然,结婚这种事情,肯定不能让代练替自己走流程的,而对方也是抓住了这一点,直接将他撂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