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159章 小孩才分善恶
    溃败的部落一路向南逃离,联盟自然不会放过这绝佳的机会。不过在图拉扬的指示下,联盟并没有急于追击,而是远远吊在部落的身后,如同驱赶羊群一般,将他们朝着黑暗沼泽深处赶去。

    他很早以前就从卡德加那里得知黑暗之门的存在,大酋长的落败和部落的崩溃,那成千上万的兽人自然会想着回家。与其逼得敌人狗急跳墙加剧损失,不如更加轻松一些,将他们驱离这个世界,然后彻底关闭连通两个世界的通道。

    洛萨的死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打击,不过这同样也激励了他们,对将军的惋惜和对敌人的仇恨让将士们抛开了怯懦和疲惫,行军在寸步难行的沼泽地中,没有哪怕一个人发出怨言。

    尽管大部分坐骑在这样的地形中都难以使用,但身为法师,兰洛斯和一众施法者的法术帮助不少坐骑恢复了行动能力。骑乘着陆行鸟缓步行进在部队前方,兰洛斯转过头,打量起了身边那个手握断剑一言不发的金发青年。

    洛萨死了,身为他的副手,图拉扬自然而然扛起了联盟的大旗。尽管后者原本击败奥格瑞姆的功绩被横空出现的兰洛斯抢走,但他在奎尔萨拉斯表现出的领导能力和作为洛萨副手时表露的潜能还是赢得了绝大多数人的信服。

    外加礼贤下士的乌瑟尔全力支持,图拉扬成为联盟指挥官显得十分顺理成章。

    这小子的优秀和名望,不在于一两次的惊艳战绩,而是从始至终令人称道的出色表现。

    这一点,让兰洛斯尤为羡慕。可惜,正如他对奥蕾莉亚说的那样,他做不到那么安分沉稳。他的压力远超他人所想,他必须急迫,各种意义上的急迫。

    望向沼泽深处,法师的目光愈发变得阴沉起来“我们到了。”

    卡德加率先跳下坐骑,蹲着身体研究着地面“真是古怪。”

    “有什么发现吗?”图拉扬皱了皱眉。

    “这里也是黑暗沼泽的地界,本应像我们之前通过的地方,湿润、肮脏,散发着臭味。”说着,他敲了敲那从脚下一直蔓延到远方的赤红土地,“与其说是泥土,这更像是石头。”

    “就像是被火烤过一样。”一个带着宽檐皮帽的矮人走上前来,“但普通的火可没法做到这样。”

    这个矮人叫布莱恩·铜须,不同于他那两个全副武装武力强悍的哥哥,身着皮甲的他热衷于考古和文学。这一点,使得他与卡德加志趣相投,两人在这段时间以来,可是为联盟达到现阶段成就而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话说回来,来自铁炉堡的矮人对石头和宝石可是最在行的,连布莱恩都没能认出脚下土地的端倪,着实令人有些不安。

    不,他并非是没有认出,而是……

    矮人沉默了很久,随即下意识看向了兰洛斯,这个动作,成功使得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到了后者的身上。

    短暂的停顿后,那一双双眼眸闪过明悟,随之而来的,是十分统一的质疑。

    “邪能。”兰洛斯没有慌乱,迎着众人的质疑,缓缓上前,“这是恶魔的力量,辐射会逐步夺走土地的生命。燃烧军团所到之处,都是这样的颜色,毁灭的颜色。”

    “兽人正是借用他们的力量,才打开了那扇连通两个世界的大门。”

    “不久前,你用的,也是这种力量对吧?”乌瑟尔走了出来,沉稳的长者不像其他人那般浅显表现出自己的想法,平淡的表情和话语,却又充斥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威严。

    这种威严不仅在于他的性格和经历,不久前在黑石山脚下的表现,不仅帮他赢得了‘光明使者’的称号,更是让他的威名,传遍大江南北。

    兰洛斯没有否认,当然,他也不会傻到刻意去将众人的敌意吸引到身上“所以,我有办法关闭他们的传送门。”

    不得不说,兰洛斯还是很鸡贼的。这话一出,不少人的眼神都缓和了下来。可他忽略了一点,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被他绕进弯子里去。

    “可你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不是跟他们一伙的?”

    看着穆拉丁一脸嫉恶如仇,兰洛斯心里直翻白眼。不愧是矮人,这耿直的性子,真是让人难缠。

    事实上,他知道联盟的大多数人都不会那么容易就相信他,但毕竟不久前他一举击败了部落的两员大将,可以说是促进联盟胜利的一大功臣。外加之前在暴风王国、希尔斯布莱德丘陵以及奎尔萨拉斯的表现,人们虽然会有所疑虑,但绝不会直白表达出对他的猜忌。

    毕竟,如果他真有心要帮助恶魔,战争的天枰,早就发生了倾斜。

    但这些长年被部落堵在铁炉堡的矮人并不知情。以他们对兽人的憎恶,抓住辫子不依不挠也没法说人无理取闹。

    兰洛斯无奈归无奈,但并没有急着辩解,他知道,有人会帮他这个忙。

    “我相信他。”在众人沉默之余,卡德加站了出来,“我和达拉然都欠他一个人情。”

    听到这话,兰洛斯眉头一紧,倒是有些不大乐意起来。虽然他知道卡德加是为了麦迪文的名誉考虑而没有细说,但把信任归咎于‘人情’,着实容易让人想歪。

    正如他所想,在卡德加露出些许为难的同时,矮人和侏儒们的脸色也有了不好的变化。幸好,在兰洛斯无奈扶额之余,其他人也纷纷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丝黛拉不用多说,虽然面对这种阵仗有些畏首畏尾,但她还是很坚决地走到了兰洛斯的旁边。迎着后者感激的目光,她狠狠瞪眼,嘟着嘴转移了视线。

    这小妮子的气还没消呢。

    兰洛斯的表情变得苦涩起来,随之出现在身边的奥蕾莉亚更是让他莫名有些心慌。仿佛是点燃了导火索,洛瑟玛、哈杜伦、阿斯兰,尽管不少人心存疑虑,尽管兰洛斯的评价在国内两极分化,但这一刻,至少在场的所有高等精灵,都选择了相信这个法师。

    不仅是因为他是他们的同族,更重要的是,兰洛斯对奎尔多雷的贡献,已经赢得了他们的尊重。

    眼看部队隐隐有了分裂的迹象,图拉扬不等穆拉丁和乌瑟尔多说什么,立刻抢先来到了众人中间“各位,现在可不是闹矛盾的时候。”

    “我知道,兰洛斯使用着我们都不了解的力量,你们的担心没有错。”看着自己的导师和铜须矮人的勇士,图拉扬用沉稳而有力的嗓音缓缓说着,“但从战争开始到现在,他的表现大家都有目共睹,我们不能因为对未知力量的芥蒂就猜忌联盟的英雄,更不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挑起内部矛盾。”

    见自己的话让两个长辈终于收敛了敌意,图拉扬松了口气,转头看向法师,目光却不由自主飘向了他身边的精灵游侠。一丝酸楚和无奈在心头涌起,图拉扬深吸口气,艰难平复了心中的波澜“目前正是一举将部落赶出艾泽拉斯的关键时期,我需要你们,这个世界需要我们团结在一起,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

    “而他们,就在我们的前方。”

    清楚捕捉到图拉扬眼中转瞬即逝的失落,兰洛斯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奥蕾莉亚。短暂的疑惑过后,也没有多想,趁着机会,他起身上前。

    “指挥官说的没错。”再度将所有人褒贬不一的目光吸引到身上,兰洛斯望向远方,仿佛能穿透那片赤红的土地,直视那扇高大漆黑的魔法巨门。

    “只要将兽人赶回他们的世界,我会在第一时间关闭黑暗之门。部落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只有击败了他们,我们有的是时间去讨论这些。”

    见众人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卡德加也来到他面前,试图进一步强化大家的信心“老师教的东西我也基本已经融会贯通,我可以帮你。”

    “不。”出乎意料,兰洛斯很果断地摇头拒绝,“我一个人就行,你尽量保存实力,保证计划的顺利进行。”

    周围的温度隐约降低了几分,原本缓和的气氛也再一次悄悄凝固。事实上,卡德加名为帮助,更多还是让其他人能够心安的监视。只要有他跟在一旁,穆拉丁和乌瑟尔必然不会再多说什么。

    是这家伙没有领会到吗?还是说,他真的……

    “跟上,卡德加。”直到图拉扬的声音传来,卡德加这才发现,大伙儿已经继续启程。不得已,他只能怀揣着些许不安,紧跟上去。

    不远,兰洛斯悄悄瞥了一眼眉头紧皱的白头青年,一抹极其隐晦的光芒在眼中一闪而过。那其中的锐利,和危险,令人毛骨悚然。

    “抱歉。”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阻断了他的视线。随着他抬起头,一个拥有浓密褐色发须的健硕骑士映入他的双眼。

    “我是白银之手的圣骑士,提里奥·弗丁。”见对方脸上露出惊讶,提里奥还以为对方不认识自己,没有生气,反而是很谦虚地做了个自我介绍。

    “阁下生疏了,我们在礼拜堂见过的。”点头致礼,兰洛斯的一举一动都透露着由衷的尊敬。

    虽然是白银之手的组建者之一,但提里奥目前并没有什么名望,对方如此表现,反倒是让他有些诧异。不过,贵族出身的提里奥很快便收敛了自己的受宠若惊“是的,我对那天的记忆很深刻,尤其是当圣光降临在你身上的时候。”

    这句话一出口,兰洛斯瞬间就明白了。

    “这也是乌瑟尔刚刚会那样的原因。”见他露出明悟的神情,提里奥再次致以歉意,不过很快,他的神色严肃了起来,“圣光是崇高的信仰,更是白银之手无上的荣耀。不只是他,我和白银之手的诸位同僚,都无法理解你……”

    发觉自己的话似乎过于尖锐了,提里奥深吸一口气,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毕竟,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到位了。

    “怪不得。”兰洛斯笑了,看了一眼依旧时不时望向自己的光明使者,他没有犹豫,直接取下了腰间的艾德鲁因。

    “不过你们想错了,至始至终,不是我选择了圣光,而是她选择了我。”

    “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也拥有相似的希望。”圣剑艾德鲁因中间的空槽浮现起淡淡的金光,仿佛是在回应兰洛斯。

    这一幕,简直让弗丁目瞪口呆“你,您和圣光,是伙伴?”

    “伙伴?你高估我了。”对弗丁的震撼感到十分受用,但兰洛斯并没有借机狐假虎威,而是意味深长地说出了令对方深思的话,“我应该,算是她的赌注。”

    看着法师远去的背影,提里奥久久没能回过神来。兰洛斯对圣光的描述与他在教堂接受的教导完全不同,但那熟悉的圣洁力量,是绝对无法作假的。他的信仰,在兰洛斯展示来看,与其说是精神,更像是,活物?

    复杂而纠结的情绪交织在心头,提里奥一度失神。没有人知道,这番对话,究竟会对这位高贵的圣骑士造成什么样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