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017章 奥术?奥术!
    “嗯?”

    在幻术伪装脱手的瞬间,兰洛斯单薄的身影光明正大地暴在了龙喉兽人的面前。如此突然的局面,让耐克鲁斯甚至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抓住他!”

    尽管中间隔着一条沟壑,但耐克鲁斯兴奋到浑身颤抖的咆哮还是让兰洛斯皱起了眉头。无视那拔地而起铺天盖地涌来的红色浪潮,他抓起艾露尼斯,用力杵在面前。

    咚!

    仿佛整个格瑞姆巴托活了过来,贯彻天地的有力心跳声狠狠敲打在所有生物的胸口。

    魔力,如海啸般翻涌而来,环绕在精灵法师的身边。经久不衰的怒嚎声重重叠加,外加愈发急促的魔力浪潮,甚至连整个山下之城都为之震撼。

    大地在颤栗,扬起的灰尘被风暴搅得稀碎。大片碎石从岩壁上脱落,雨点般密集的撞击声遍布整个格瑞姆巴托。如此声势,吓得所有人都脸色苍白起来。

    “这,这不可能!”本能的驱使下,耐克鲁斯艰难迈动着剧颤的双腿一步步后退。然而,无论他用什么办法去否定,发生在眼前的一切,用绝对的力量无情撕碎了他的期望。

    不,不只是他,甚至,连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深感惊讶。

    ‘够了!小子,现在的你还承受不住我全部的力量!’

    紧咬牙关,兰洛斯默默瞥了一眼即将见底的法力值,赶在晕眩感彻底吞没他之前,他抡起艾露尼斯,轻飘飘地向前一点。

    嗡!

    仿佛整个山下之城被某种巨兽的爪子割划的巨响直冲云霄,下一刻,一连串几乎囊括所有人的紫色符文在空中浮现。不等任何人做出反应,刺眼的亮光盖过了终年笼罩格瑞姆巴托的赤红。

    激流勇进的奥术能量一瞬间便淹没了这一切。奇怪的是,如此浩大的规模,却没能传出哪怕半点声响。

    很快,魔力散去了。

    数十双大小不一的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是不约而同地愣在了原地。

    这,这就完了?

    当然不会。

    “咳咳。”逐渐散去的烟尘之中,佝偻精灵不断喘息的狼狈身影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诡异的是,一缕看似平平无奇的紫色漩涡将他完全包裹。

    这是兰洛斯第一次倾尽所有魔力去释放艾露尼斯的印记,正如艾露尼斯的警告那般,他还没有做好准备。尤其是法杖将他的魔力值拓展了整整一倍之后。

    一次性引导这么庞大的魔法能量,他甚至差一点没能挺过来。幸运的是,在他因为魔力亏空而倒下之前,高等唤醒夸张的恢复能力让他逐渐挺直了背脊。

    “快!杀了他!”耐克鲁斯的声音剧烈颤动着,不同于之前的兴奋,浓烈的恐惧甚至让他的嗓门带上了隐隐约约的哭腔。最直观的是,他的命令,已经从一开始的‘抓捕’,变为了‘击毙’。

    事实上,不需要他多说,被恐惧逼得恼羞成怒的龙骑兵怒吼着飞驰而来,冰冷的阴影瞬间便吞没了法师的一切。

    “我开始兴奋起来了呢。”面对如此局面,法师没有退避或是害怕,恰恰相反的是,他的嘴角,扬起了一抹令人惊心动魄的残忍笑容。

    ‘放手去做吧,我的力量,足以改变整个世界!’

    “呵呵,我算是明白了。”时间仿佛凝固下来,兰洛斯缓缓抬起手掌,“艾格文,眼光真是毒辣。”

    伴随着那纤细的手掌奋力握拳,周围的一切在这一瞬间扭曲模糊。

    轰——!

    在一身魔法装备的加持下,兰洛斯的智力值达到了恐怖的33点,外加艾露尼斯对持有者翻倍法力值的增益。极限状态下的高等唤醒所能造成的伤害甚至远远超过了一般的传奇施法者。

    外加艾露尼斯印记的法术易伤……

    经久不衰的耀眼光辉中,无论是兽人还是巨龙,甚至是尘埃,统统消弭于无形。

    终于,那道绚烂的死亡光辉落幕了。

    以兰洛斯为中心,方圆数十米内,没有半点生命的气息。四周的地面,浓烈的奥术能量将大片岩石融成了不规则的紫色水晶,空中不断飘落着晶化的紫色粉末。好似那凛冬飞雪,宁静,死寂。

    仅仅瞬间,几乎三分之一的兽人部队连灵魂都消失在了这个世界,除了那漫天飞雪能够证明他们曾存在过,再也没有其他什么了。

    肉眼可见的缕缕奥术能量依依不舍地攀附在周身,兰洛斯缓缓睁开因为强光闭上的双眼,两束绚烂的奥术光辉顿时迫不及待地喷出。那双被紫色流光淹没的眼睛,好似包含着万象群星。

    好一会儿后,奥术能量散去了,兰洛斯缓缓松开拳头,看着指掌间同样被晶化的皮肤和血肉,不由得沉默了片刻。

    嗯,是不是玩得太过火了?

    ‘哈哈,小子,这只是我无穷力量的冰山一角,我能给你的,还有更多。’

    极具诱惑力的话语从法杖中传出,一次又一次地冲撞着兰洛斯的理智。说实话,结合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他已经快要将艾露尼斯放在需要顶礼膜拜的位置了。

    如果不是这厮的笑容隐约透露着让他不寒而栗的深意的话……

    “别急,还不到闲聊的时候。”

    精灵轻声低语着,随即抬脚向前。那轻松淡定的姿态,好似在自己后花园闲逛一般,外加依旧在他身上缭绕的紫色光辉。闲庭信步的消瘦身影,居然吓得其余兽人骑手不断拉扯缰绳飞快退去。

    是的,他们怕了。等等,怕了?!

    龙骑部队的后方,耐克鲁斯用力绷起脸上的每一块肌肉,原本就丑陋恐怖的面容顿时变得如恶鬼般狰狞。

    “饭桶!蠢货!他已经没有余力了,快!趁现在,碾碎他!”

    按正常逻辑来说,的确,接连释放两个大范围aoe强力魔法,一般的法师早就直挺倒地了。很显然,耐克鲁斯并不懂得什么叫奥术,什么叫奇迹。

    砰!

    不等龙骑兵做出反应,兰洛斯一脚跺下,恰好踩在断壁边缘。并且,此时此刻他的位置,刚好处于敌方部队的正中央。

    是失误?还是自信?答案显而易见。

    “你们。”伴随着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兰洛斯松开艾露尼斯抓住腰间的艾德鲁因,再一次举起了右手,“也想起舞吗?”

    啪!

    一片死寂的空间中,清脆的响指声瞬间穿透整个格瑞姆巴托。莫名的力量突然爆发,硬生生震碎了手上的晶体。猩红的鲜血四散飞溅,随着一缕漆黑的火焰从长剑剑柄爬上他的左臂,空中刺眼的猩红转瞬间化作浓郁到如同深渊的漆黑。

    在响指声的推动下,漆黑的流光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扩散,瞬间吞没了离得稍近的大批红龙和兽人。

    所有人都清楚感觉到了一股没来由的阴风,终年燥热的格瑞姆巴托,竟是无法驱散这深入骨髓和灵魂的阴寒。

    令他们惊骇的是,随着一束束猩红的光相继绽放,那刺骨的冰冷,更盛了。

    一双双熟悉而陌生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