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018章 黑色的龙王
    群体狂乱,8环惑控魔法,在兰洛斯刚才所留下的深刻而可怕的印象为前提之下,将近三分之一的龙骑兵被一种名为疯狂的梦魇所吞噬。

    看着那一张张熟悉面孔上如鲜血般的猩红双眸,无论是兽人还是红龙,都无法再控制心中泉涌般的恐惧。

    杀人诛心,这,简直是魔鬼。

    片刻后,哀嚎四起,尖叫横生。浓郁的恐惧和痛苦搭载此起彼伏的惊慌尖叫,在尖牙利爪撕裂血肉的声音以及疯狂而暴虐的怒吼中,谱写出了一曲令人头皮发麻的深渊乐章。

    精神打击类魔法,一向不为世人所齿。归根结底,还是其效果过于震撼,违背了达拉然‘以和为贵’的初衷和常人的道德伦理观念。

    伸手支起一层半透明的魔法护盾,兰洛斯顶着横飞的鲜血,面无表情地朝着那个目瞪口呆的兽人术士走去。

    尽管两人之间隔着断崖,但,那个精灵法师身上,好像有某种看不见摸不着,却又的的确确存在的东西扑面而来,令得耐克鲁斯呼吸愈发困难。

    这种憋屈又压抑的感觉,彻底引爆了他的情绪。

    “区区一个瘦弱的精灵崽子!以龙喉氏族的名义起誓,我一定要让你为你的卑鄙行为付出代价!”

    “抱歉?”精灵一脸疑惑地掏了掏耳朵,随即踩在断崖边缘探出上半身,以十分轻蔑的语气问道,“我没听见,能再说一遍吗?”

    “我要你死!”愤怒,彻底淹没了耐克鲁斯的大脑,术士立即助跑跳起,跃上一头红龙的后背。伴随着黑暗魔法在手中汇聚,信心大增的巨龙仰天长啸,挥动双翼如流星般飞驰而来。

    另一边,混乱的腥风血雨中央,那个精灵法师拨开散落在额前的灰白发丝,嘴角缓缓露出微笑。

    在耐克鲁斯离开原先位置的同时,背后大门的角落里,空气悄然涌现出一团模糊的虚影。

    温蕾萨屏住呼吸,直到指尖传来金属特有的冰冷触感,她这才松气。背后是乱作一团的轰鸣和叫喊,尽管心中无数次想要回头,但因为对那个法师的信任,她最终忍住了一再涌现的冲动。

    咯~!

    大门缓缓被推动,尽管锈蚀的铰链传出尖锐的摩擦声,但在这样的环境下,却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鼓足力气将厚重的铁门推开一道足够自己挤进去的宽度,温蕾萨深吸一口气,抓了抓胸口的黄金圆盘,压下心中的不安,抬脚便走了进去。

    不过,就在她半个身体进入门缝的同时,一股阴冷至极的风,悄然涌出。仅仅一瞬间,它便完全笼罩了门外的一切。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无论是红龙还是兽人,无论是否被愤怒和疯狂支配,都在这一刻停下了所有动作。

    兰洛斯猛得一个激灵,立刻转头看向阴风来袭的方向。半掩的铁门前,解除隐形状态的温蕾萨仰着头,一动不动,如雕塑一般停在门口。

    她的上方,漆黑的门缝中,一颗如熔岩般不断翻腾的竖瞳,带着些许戏谑,和无法抗拒的威严凝望着一切。

    “终于,你来了。”

    如万千雷电般剧烈的危机侵袭全身,兰洛斯毫不犹豫地抬起双手,奥术能量瞬间腾升,一层层魔法护盾顿时如闪光灯一般涌现在他的身上。

    轰!

    炙热的火焰夹杂着无数猩红的熔岩,怒吼着撕碎大门,瞬间便吞没了法师身上绚烂而无助的魔法光辉。

    “啊!”

    汹涌的吐息瞬间掀飞了下方的游侠,温蕾萨摔倒在地,接连好几个翻滚才卸除了那可怕的冲击力道。不顾狼狈,少女抬起惊慌的面孔,一脸呆滞地看向对面。

    烧成焦炭的红龙和兽人如雨点般坠落,幸存的龙骑兵在阵阵惊叫声中飞快逃窜,试图以最快的速度避开那燥热而汹涌的烟尘。

    很快,尘埃散去,被高温熔化的岩壁呈现出大片的猩红,扭曲的视线尽头,一抹漆黑顽强地矗立在熔岩中心。

    兰洛斯不断喘息,透过手臂上仅剩的些许混乱能量,看着那剧烈颤抖的双手上,遍布的大片焦痕的皮肤,他的心头一片冰凉。

    轰!

    庞大的爪子重重踏在焦黑的地板上,竖瞳的主人缓缓向前,逐渐露出了他那不可一世的可怕面容。

    漆黑的鳞片堪比门板,翻涌的火焰透过鳞片缝隙投射出猩红的光。曾给人恢宏高大印象的铁门在他的面前,显得那么狭窄、拥挤。随着他‘挤’出通道,缓缓抬起那那庞大到令人恐惧的头颅,所有人都不由自主抬头仰望。

    体型并非是他令人恐惧的全部,包裹熔岩的鳞片之上,覆盖着烧灼得一片暗红的厚重钢铁。粗壮铆钉死死嵌合的金属铁片仿佛为他披上了一层不规则的钢铁战甲,各个关节和脊椎上的锋利倒刺更是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生人勿进的警告。

    哗!

    随着那双遮天蔽日的翅膀缓缓展开,汹涌而滚烫的风暴瞬间撕碎了周围的尘土。与此同时,一股充满绝望又令人窒息的气息迅速蔓延。那是,毁灭的气息。

    “我期待这一刻很久了,兰洛斯。”

    浑厚遒劲的嗓音如滚滚闷雷般回荡在山下,如同重锤一遍又一遍捶打在众人的胸膛。漆黑的恶魔缓缓抬起头,那双翠绿的眼眸平静凝望着那头不怒自威的黑色巨龙。

    恶魔形态下的兰洛斯从来没有任何一刻有现在这么安静过。

    “那我可真是太荣幸了。”漆黑的火焰以十分小心翼翼的角度飘扬着,兰洛斯保持着半蹲的动作,用十足的谨慎回应着。

    黑色巨龙的嘴角微微扬起“你看起来并不惊讶。”

    “那说明你看得还不够仔细。”借助暗影火焰自带的掩护效果,兰洛斯一边悄悄汇聚魔力,一边仔细观察着对方的反应,“我可是怎么也不会想到,灭世者死亡之翼,会屈尊守在这里。”

    黑龙如红日般的眼眸微不可察地眯了一下,短暂的停顿后,他一脸失望地摇了摇头“无趣,那就到这儿吧。”

    看似轻飘飘的低语,却霎那间在兰洛斯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轰!

    前爪重重砸在饱受摧残的平台上,大片碎石顿时脱落,传出连绵的好似即将崩溃的哀嚎。

    那双铺天盖地的双翼仅仅只是轻轻一震,怒吼的暴风掀起了肉眼可见的巨浪,瞬息间便挟裹着末日般恐怖的力量冲向兰洛斯的面门。

    瞳孔瞬间缩成针眼,兰洛斯二话不说,顶着那几乎撕碎自己一切的飓风,低吼着举起右臂,左手随之死死抓住手腕。片刻后,积蓄已久的奥术能量如闪电般游走在双臂之上,伴随着奥术洪流带起的空气呼啸,绚丽的蓝紫色光辉迅速在右手掌心绽放。

    “嗯?”感受到那不俗的魔法能量,奈萨里奥停顿片刻,一抹不屑闪过眼眸。

    终归只是凡人,即便倾尽所有,依旧仅是黑夜里的一盏烛火,脆弱、渺小。

    尽管那令人目眩神迷的魔法阵列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强大气息,但这一切在身为不朽者的黑色龙王面前,确实太过微弱。

    仿佛是在为这绝对的悬殊而不甘,兰洛斯声嘶力竭的低吼声再度拔高,只听一道嗡鸣,一圈造型独特的环状阵列突然出现在原本的魔法阵边缘。

    陡然间,原本就澎湃激荡的能量洪流再度腾升。

    感受到那突破原本极限继续增长的魔法能量,奈萨里奥的表情逐渐露出玩味。

    就像是点燃导火索,随着越来越多兰洛斯无心控制的奥术能量在身边燃起肉眼可见的蓝紫色火焰,一圈又一圈形状各异甚至连颜色都各不相同的环状阵列一层层叠加上来。

    兰洛斯几乎把所有能用上的超魔技巧统统激活,感受到汇聚的魔法能量已经开始超出自己所能掌控的极限,法师眉目一横,立刻弓步半蹲上身前倾。只见那摊开的右掌奋力握拳,刺眼的亮光撕碎魔法阵,挟裹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尽情绽放。

    看着那片炸开的蓝紫色烟尘,奈萨里奥的眉头轻轻皱起,片刻后,他熔岩般猩红的眼眸投射出些许诧异,以及一枚扭曲而不规则的迅速放大的半透明拳头。

    砰!

    令人头皮发麻的巨响不断回荡在山下。马格纳斯金刚拳狠狠砸在奈萨里奥的下颚,剧烈变形的金属护甲顿时溢出一缕缕如熔岩般粘稠的橘红色液体。

    被一个凡人击伤,奈萨里奥心头涌现起不小的惊诧,不等他回神,一抹愈发刺眼的翠绿光辉突然从下方传入视线。

    轰隆!

    早已按捺不住的混乱能量在瞬间产生剧烈的爆炸,狂躁汹涌的毁灭气息瞬间充斥着整个格瑞姆巴托。

    碎石跌落,平台塌陷,如同这座经受岁月磨砺的矮人古城所发出的无助哀嚎。

    吼!

    黑龙饱含愤怒和疯狂的咆哮声使得大地都在颤抖,随着他那颗狰狞恐怖的头颅洞穿漫天的混乱之火探出,他的表情突然凝固。

    那个漆黑的恶魔,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右手的长剑燃烧着熊熊的暗影之火,左手的灾厄黑刃在身后留下了一道逐渐愈合的空间裂隙。

    兰洛斯不动声色,抓起两柄截然不动的剑刃用力撞在了一起。

    噌!

    漆黑的剑光由下自上切割,那夸张到令人恐怖的庞大裂隙仿佛要洞穿整座山峦。

    来不及顾及面门狰狞的伤口,黑龙略带慌张地向后退去,可没等他停住脚步,一股令人心悸的风压突然出现在头顶。

    艾露尼斯释放的另一颗金刚拳从上方捶下,在那颗硕大无比的拳头下方,漆黑的恶魔靠着拳头的力量以极其恐怖的速度坠落,他手里的那柄被暗影能量包裹成巨剑的武器更是带起阵阵令人心神剧震的嘶鸣。

    砰——!

    漫天的烟尘吞没了一切,黑龙、恶魔,包括那阵阵骇人声势。除了碎石坍塌跌落的动静,一切都安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