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060章 我太难了
    朝阳小心翼翼地溜进窗口,顺着满地的狼藉,悄悄爬上了床铺。

    兰洛斯用手臂撑着自己的上身,眼神带着无限的温柔和深情望着正侧躺酣睡在自己怀中的精灵游侠。

    折腾了一夜,奥蕾莉亚在日出前就沉沉睡去,娇柔的呼吸声配合嘴角微微的翘起,令兰洛斯一度欲罢不能。不过,一夜未眠,即使是兰洛斯这样精壮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他只是静静端详着精灵的花容月貌,仿佛要将其深深印刻在脑海中,根本无心打扰女孩的美梦。

    可惜,在这个单身狗遍地走的世界,总有人不解风情。

    咚咚!

    “兰洛斯阁下,您起来了吗?高阶女祭司和大主教想见您一面。”伴随着敲门声,德莱尼卫兵充满敬意的洪亮声音响了起来。

    “好,我等会儿就过去。”

    心不在焉地回复,兰洛斯的目光始终盯着怀里的精灵。奥蕾莉亚的警惕性一直很高,几乎在敲门声响起的同时,就已经揉动眼角,抓着他的肩膀爬了起来。

    “要不你再睡会儿?”看到睡眼惺忪的精灵一脸呆滞地望着自己,兰洛斯不由得发笑。

    奥蕾莉亚看起来很是乏力,没有开口,只是缓缓摇着头。随后,亲昵地朝着他凑了过来。

    兰洛斯没有拒绝她的依恋,轻轻吻了吻她红润的嘴唇。随后将其紧紧拥入怀中“不想我走吗?”

    耳畔温热的呼吸令自己的耳朵一阵麻痒,奥蕾莉亚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排斥,相反,她微红的面容满是享受。

    看到精灵缓缓摇头,乖巧而调皮地不断轻蹭着自己的胸口,兰洛斯顿时有些把持不住。但想到接下来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他只能硬生生将原始冲动憋了回去。

    “别闹,是真的有事。”

    “嗯~。”

    精灵发出不耐的轻声反驳,见对方呼吸明显加剧,她邪魅一笑,直接将嘴唇贴近对方的脖子。

    温热湿润的呼吸在敏感的皮肤上打着转,兰洛斯只感觉一道电流从毛细血管中炸开,不断朝着四肢百骸扩散,随着奥蕾莉亚一口咬住自己的嘴角,他引以为傲的自控力,瞬间崩塌。

    “女人,这可是你自找的!”

    只听一声惊叫,天边那害臊的朝阳顿时加快了向上攀升的速度。

    ——————————————

    “啊~!”

    眼看没精打采的精灵法师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伊瑞尔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还没睡好吗?这可都快到中午了。”

    “睡?呵呵……”兰洛斯的笑容看起来有些苦涩,但隐约又能感觉到那份得意和兴奋,“家有一宝,黑白颠倒。”

    伊瑞尔自然是没能听明白他在说些什么,但看到他这幅令人恨不得给他两拳的得瑟样子,她摇了摇头,也没有继续深究下去“高阶女祭司伊莎娜和大主教欧雷里斯就快到了,打起精神来。”

    “嗯嗯。”十分敷衍地附和,兰洛斯抓了抓乱糟糟的灰白长发,“这两人是谁来着?”

    “……”一脸无奈地看着茫然的精灵法师,伊瑞尔狠狠白了他一眼,“伊莎娜,先知维伦的得意门生,是一位高尚的纳鲁祭司,她也是奥尔多的最高指挥官。欧雷里斯是新任的学者大主教,负责掌管和维护奥术结界的关键所在。”

    “哦。”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兰洛斯停顿了一会儿,又露出了同样的疑惑,“他们找我干什么?”

    “你们自己做了什么事你不清楚吗?”看着这个男人呆头呆脑的样子,伊瑞尔脸上的无奈愈发浓厚了。

    这才十几年不见,怎么这个家伙就变成这样了?当初自己是怎么……

    “咳咳。”

    看到伊瑞尔突然转过身去,兰洛斯脸上好不容易消褪不少的疑惑又死灰复燃。不过,就在关心的话刚涌到喉咙的位置,伊瑞尔却突然心有灵犀一般,先一步朝他摆了摆手。

    “我没事……”

    两个人同时愣住了,会议厅中顿时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个中原因,也只有两位当事人自己才清楚了。

    “你和……”最终,还是伊瑞尔主动打破了这令人莫名喘不过气来的凝固气氛,可没等她将这短短一夜里折磨得她夜不能寐的问题鼓起勇气提出,大门正好被推开。

    察觉到伊瑞尔若有若无的轻声叹息,兰洛斯强忍住没有回头,直接将目光放在了来人的身上。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不管是痛苦的还是美好的,回忆这种东西,就应该停留在过去,而不能因为过去影响现在。

    纵使这令人唏嘘,令人黯然神伤。

    “阁下,可真是让我们好等啊。”一走进大门,带头的那个身着符文长袍的女祭司就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卫兵一早就去邀请你,现在可都已经正午了。”

    “累了一天,就不能让我多睡会儿吗?”略带抱歉地点头致意,兰洛斯嘴上却习惯性皮了起来。

    这话一出,屋内几人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了起来。

    当然,兰洛斯所说的累,自然是指昨天在奥金顿,至于这些德莱尼想到哪儿去了,那他可就不清楚了。

    “言归正传。”还是一旁那个相对要严肃认真很多的学者大主教拉回了话题,“一个月前,通往艾泽拉斯的黑暗之门再一次打开,这应该是你们的杰作吧?”

    “能跟我们说说吗?”见兰洛斯点头,欧雷里斯连忙追问道,“你们的目的。”

    虽然说德莱尼现在已经夺回了沙塔斯和附近领地的一定支配权,但这只是暂时的,他们知道一旦部落缓过气来,依旧会继续对他们的迫害。

    因此,与其像老鼠一样战战兢兢地过一辈子,他们更希望的,是彻底拔出这些祸害。

    洛萨之子的到来是个绝佳的机会,联盟已经击溃过部落一次,如果他们有心,在德莱尼的帮助下,彻底击垮兽人并非不可能。

    但很可惜……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兰洛斯摇了摇头,“不过你们可能要失望了。”

    “洛萨之子的部队并不多,他们的任务只是为了阻止耐奥祖打开星界传送门而已。”

    欧雷里斯没有掩饰自己的失望,但很快,他隐约从对方的话中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他们?那你呢?”

    兰洛斯眉头一挑,仔细打量起这个长相并不出众的德莱尼学者来。不过,在发觉几人都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后,他很快做出了回应“我和奥蕾莉亚原本是空中侦察小队的成员,但因为基尔罗格在奥金顿设伏,空中小队被逼撤离。由于我们的同伴被俘,我俩不得不留下寻找机会……”

    除了与玛拉达尔的交易,兰洛斯很是实诚地将奥金顿发生的事托盘而出。虽然自己对德莱尼有恩,但因为自身情况的特殊,绝大多数德莱尼对兰洛斯还是抱有质疑和警惕的。

    毕竟,他们曾经那么高贵强大的领袖都沦陷在了黑暗泰坦的诱惑下,谁能保证区区一个精灵不会重蹈覆辙呢?

    “那你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呢?”察觉到兰洛斯刻意表现出的不耐,伊莎娜一步上前,及时拦住了还想刨根问底的欧雷里斯。

    毕竟跟那么多政要军阀打过交道,兰洛斯很轻易便从高阶女祭司的脸上看出了端倪“哦?这是在赶我走吗?”

    伊莎娜并没有因为对方的直白而尴尬,依旧笑脸相迎,可还不等她说些什么,一旁早已经看不下去的伊瑞尔站了出来“别误会。”

    “我们不是不欢迎你,只是,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

    话还没到一半,伊瑞尔犹犹豫豫,明显不太愿意将后面有些难听的话讲给兰洛斯听。但,看到几人或凝重或无奈的表情,后者也已经猜到了个大概。

    既然联盟无心将部落赶尽杀绝,那么德莱尼是不可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帮助他们的。德莱尼之所以能苟活到现在,除了艾泽拉斯吸引了部落的火力,更多的,还是因为他们的谨慎。

    为了防止因为发现大规模德莱尼行踪刺激到部落的神经而发起猛攻,奥尔多甚至都只能龟缩在沙塔斯的海港区域,以保证在发觉敌人大举进犯前,及时从海上撤退。

    并不是说德莱尼已经丧失了斗争的精神,而是,他们现在的处境,太难了。

    几位经验丰富战力超群的大主教相继陨落、失踪甚至堕落,新上任的领导层无论是能力还是风范都差了太多。外加沙塔斯沦陷之后,德莱尼一直跋山涉水躲避兽人的眼线,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沉下心去发展军事力量。

    说穿了,他们挡不住部落的再次攻击,即使是落败的部落,也有将他们赶尽杀绝的能力。

    而且,如果让记仇的基尔加丹知道德莱尼还有这么多残余在德拉诺活动,一定会想方设法,彻底摧毁他们。

    这也是为什么兰洛斯之前经过沙塔斯,却完全没有想进入的原因。萨格拉斯随时都有可能再次联络他,虽然他不是什么好人,但将无妄之灾波及这些可怜的被流亡者,他于心不安。

    “放心吧,我们不会逗留太久,不出意外,今晚之前就会离开。”

    一旁,伊瑞尔突然握紧了拳头,悄悄看着法师没有半点犹豫或迟疑的脸庞,一抹浓郁的怅然若失爬上了她的面门。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