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063章 毁灭的钥匙
    尽管沐浴在永恒的黑暗之中,但面前这座高大巍峨的庄重神殿依旧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可惜的是,道路两侧原本修剪精美的花坛和喷泉早已被捣毁得不成模样。干结的土块和碎裂的砖石散落得到处都是,勉强算得上整洁的空地上,也堆满了各种物资和军备器械。

    一眼望去,神殿四处都布满了神色凶煞的绿皮兽人。

    迎着这些凶神恶煞仿佛要吞了自己的眼睛,兰洛斯的表情却,依旧那么轻松写意,就像是在饭后散步。

    理所当然的是,没有任何兽人乐意见到一个精灵在自己地盘这般闲庭信步的模样。

    走上最后一级台阶,兰洛斯的脚步突然悬在半空。法师缓缓抬头,正前方,一个高大的身影上前来,正巧拦在了他与黝黑大门的中间。

    枯槁的长发编成辫子垂在胸前,壮硕的上身如同连绵的山岳般起伏明显,伴随着有力的呼吸,浑身的肌肉仿佛都在向着精灵低吼。

    比普通士兵明显要精良得多的盔甲在火光下投射出令人心悸的寒光,尤其是宽大肩甲上不规则分布的粗壮尖刺,这要是一不小心碰一下,那身上可就得增加好几个窟窿。

    瓦洛克·萨鲁法尔,又被部落的将士亲切称之为萨鲁法尔大王。关于他的传说不论是在部落还是联盟都流传极广,虽然只是一名督军,但他所参与过的战斗,从未有过败绩。

    萨鲁法尔大王不仅具备着超高的军事素养和指挥能力,在部落这个实力至上的群体里,他的战斗力同样是数一数二。

    这一点,从他手里那柄堪比门板的奥金战斧就能看得出来。那上面已经干涸的血迹,正散发着无形而凝实的压迫。

    “瓦洛克,真是好久不见呐。”沉默片刻,兰洛斯挺直背脊,犀利的目光毫不畏惧地直视着对方猩红的双眼。

    铜铃般的大眼用力一瞪,萨鲁法尔的鼻翼不断扩张,金属鼻环装饰甚至都被那有力的鼻息给撞得嗡嗡作响。

    面前这个精灵,曾多次阻拦部落的脚步,甚至,他更是谋害前任大酋长的罪魁祸首。如果兰洛斯是凭借真材实料一对一打败奥格瑞姆,萨鲁法尔不会有任何怨言。但问题在于,在他和部落的其他所有人看来,他之所以能打败奥格瑞姆,不过是后者先前为了击败洛萨而拼尽了全力罢了。

    手中的战斧握紧又放松,来回数次之后,萨鲁法尔终归是没有动手“耐奥祖在等你。”

    看到兽人缓缓走到一边,兰洛斯隔着空气都仿佛嗅到了那股几乎就要爆开的怒气,但……

    看了看手里的紫色水晶,精灵法师轻轻一笑,牵着奥蕾莉亚消失在了黑暗神殿的正门里。

    ————————————

    轰——!

    高高抛起的炮弹重重砸在地上,恐怖的冲击引爆了里面的火药,几乎瞬间,爆燃的火焰和压力喷薄出来,瞬间掀飞大片的泥土和碎石。崩飞的破片切豆腐般撕裂兽人的盔甲和皮肉,甚至,在强大的冲击力下,离得近的直接被炸得四分五裂,断肢碎肉,混杂着鲜血拋飞在空中。

    浓密的黑烟缓缓散去,逐渐露出一缕顽强闪耀着的金色光辉。圣洁的光芒之后,图拉扬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缓缓站了起来。他的脚边,一个健壮的身躯静静躺在血泊之中。

    金色的巨剑深深刺入那兽人的胸膛,炙热的圣光如同烧红的烙铁般游走在他的血管内,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彻底夺走了他的性命。

    拔出长剑,图拉扬厌恶地瞥了一眼兽人督军丑陋的面容。尤其是那道仿佛切开面门的疤痕,在他自己混杂泥土的滚烫鲜血映衬下,就像是一条在泥地里挣扎的泥鳅。

    图拉扬深吸一口气,高高举起了那在昏暗天空下显得无比耀眼的金色大剑。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炮火中涌动的飓风,加快了。

    嗡~!

    金色的光,成环状扩散,每触碰到一位洛萨之子,都绽放一次绚烂的光芒。一时间,仿佛无数的星辰在夜空下闪耀起来。

    “为了联盟!”

    无数人的呐喊声汇聚在一起,拧成一股绳,直直冲向天空,竟是将那连天的炮火声都彻底覆盖。

    相比兰洛斯两人,洛萨之子的前进之路简直算得上是寸步难行。大半个部落的力量早已经聚集在这片土地上,这些凶残的绿皮将艾泽拉斯的失败统统发泄在他们的身上。从进入这片土地开始,洛萨之子的鲜血汇成了一条猩红的长河,顺着朝圣之路,一步一步朝着黑暗神殿的大门流淌而去。

    ——————————

    “联盟的部队已经攻破安波里村的防线了。”昏暗的大厅中,一个相比周围人都要消瘦的身影缓缓走上前来,朝着人群中央那个兽人说着。

    很快,兽人抬起头来,露出了那张涂满骷髅图案的面门。

    “我知道了。”耐奥祖点点头,随即杵着手里那柄黝黑的法杖,缓缓朝着前方走去。

    昏暗的大厅中,只有一束微弱的光从半透明的中央穹顶中投射下来,勉强将中央区域照亮,跟周围的黑暗呈现出明显的反差。

    昏暗光线的边缘,奥蕾莉亚端着一堆造型奇异的材料,黛眉轻皱着望着正蹲身在地上捣鼓的法师。

    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混合的溶液在昏暗光线的照亮下呈现出诡异的褐绿色泽,随着兰洛斯将其一点点涂抹在地上,一个巨大又复杂的环状法术模型在他的脚下逐渐完整。

    “你在干什么呀?”终于,奥蕾莉亚还是忍不住发话了,“你不是对传送法术挺有研究的吗?有必要这么麻烦?”

    兰洛斯一愣,露出了苦涩的笑容“傻姑娘,你当我是永动机还是核电站呢?”

    白了一眼对方,奥蕾莉亚不乐意地撅起了嘴“我不是关心你嘛,难道你还想在这个地方一直待下去不成?”

    “快了,快了。”将最后一点溶液涂抹在法阵中心,兰洛斯甩甩手站了起来,“看,这不就成了吗?”

    “也没看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啊……”左看右看都没有发觉异常,早已经在这种地方待得厌烦的奥蕾莉亚明显有了小情绪。

    “姑娘,看哥哥给你表演一个魔术。”兰洛斯露出邪魅的笑容,从怀中取出了一颗不断闪耀的紫色水晶。凝视着仿佛容纳世间一切的达拉然之眼,兰洛斯好似看到了无尽的星空。

    嗡!

    随着法师将达拉然之眼小心翼翼放在法阵的中心,一股肉眼可见的空气波纹顿时以水晶为起始,迅速波及到整个大厅。

    只听一道爆鸣,无尽的奥术能量在兰洛斯的身边汇聚起凝实的紫色飓风。随着这股能量涌入,刻画在地板上的法阵也顿时有了反应。

    始终没有干涸迹象的溶液就像是汽油,几乎瞬间燃起了翠绿的火焰。随着混乱之火愈发汹涌,毁灭的气息逐渐凝实,仿佛要将一切都撕成碎片。

    “奥蕾莉亚。”站在混乱之火的中央,兰洛斯被映照得绿油油的脸庞显得格外严肃,“德拉诺的魔法能量极其稀薄,想要汇聚足够打开星际传送门的能量,需要相当漫长的时间。”

    “这段时间里,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双眼微眯,奥蕾莉亚的眼中没有了先前的柔情似水,许久不曾出现的严厉和坚定,再一次回到了她的脸上,“有我在呢。”

    话音刚落,涂着骷髅脸的大酋长来到了两人身边“不愧是那个人选中的人。”

    “精灵,这是你需要的东西。”耐奥祖将手里的法杖递了过去。

    顶端那双蝙蝠似的黑色翅膀,传闻是从某个强大的纳斯雷兹姆的背上活生生撕下来的。外加双翼中央的那颗不断四下打量的恶魔竖瞳,活灵活现的样子,令人不由胆颤。

    萨格拉斯之杖,撕裂现实的神器,萨格拉斯强大力量在凡人世界展露的冰山一角。

    兰洛斯看都没有看眼神诡异的耐奥祖,接过法杖高高举起,兰洛斯的目光与那只竖瞳相互对望。恍惚间,他的脑海里仿佛响起了无数生命和世界的痛苦哀嚎。

    咚!

    只见法术突然将法杖杵在地上,随着一股震动顺着脚下的地板远远传开,滚滚雷鸣自天空缓缓靠近。好似那天空塌陷了一般。

    霎时间,混乱的火焰愈发凶猛,毁灭能量的洪流,在黑暗神殿中传出一阵阵令人心悸的呼嚎。

    远方的原野上,正督促洛萨之子打扫战场的卡德加突然皱起眉头,远远望向了天边。几乎同时,一道翠绿的光束从远方的大地上爆发,划破夜空,瞬间撕裂了影月谷长久以来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