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002章 个个都是人才
    “到这儿就结束了。”

    撤销对水晶的魔力供给,克拉苏斯将剩下的时间交给了其他大法师。

    “几位,有什么看法吗?”安东尼达斯朝红龙法师点点头,随即看向众人。

    对于这种表明立场的问题,一旁的莫德拉从来都是见机行事,等待着其他人的先行表态。而作为那场事件中的受害者,德雷登是最有发言权的。

    “克尔苏加德的逃离已经让肯瑞托损失了大量民众公信力,如果再宽限盗取达拉然之眼的重犯,只怕我们的脸面都要丢尽了。”

    “如果肯瑞托公信力的提升,是需要将一个英雄贬为罪犯,那我看还不如早点解散。”闻言,凯尔萨斯毫不客气地回怼。作为奎尔多雷在达拉然的代表和最高领袖,当初达拉然为了省事儿将罪名一股脑全扔给兰洛斯就已经引起了他的严重不满。再加上后来奎尔萨拉斯的游侠将军亲自到访,却连兰洛斯的面都没能见成。达拉然对奎尔多雷的强硬态度,早已让这位精灵王子恨得牙痒了。

    可是,硬碰硬的态度对兰洛斯最后的处理结果并不会有正面的影响,克拉苏斯连忙低声劝告“别太激动,凯尔萨斯。”

    “我说的有错吗?”以往一直以冷静儒雅的绅士态度示人的精灵王子今天似乎火气有些过重,“克尔苏加德还在外流窜,不去追捕真正的罪魁祸首,却将一位拯救艾泽拉斯的英雄囚禁。”

    “你们难道不知道吗?现在洛萨之子的事迹已经完全占据了这片大陆的舆论中心。而且因为他们之中的领导者到现在都下落不明,而兰洛斯又是德拉诺事件中风云人物,有多少人关注着他接下来的行动?”

    “可我们倒好。”凯尔萨斯冷冷一笑,“为了所谓的结案效率和公信力,居然将他关押至今。”

    “你的个人情绪和种族主义已经在影响你对事件的理性判断了,凯尔萨斯。”安东尼达斯再次开口,毕竟是达拉然城主,尽管精灵王子有理有据,但大法师并没有因此丢失主见。

    “诚然,兰洛斯在德拉诺击毙基尔罗格和阻截燃烧军团的行为给达拉然的声望和发展带来了积极的影响,但是,他盗取圣物达拉然之眼亦是铁证如山。”

    “将其抓捕并收押,是达拉然司法独立的基本权利。”

    看到凯尔萨斯很快冷静下来,安东尼达斯垂下眼睑默默摇头。一向在会议中沉默寡言的精灵王子今天给自己唱这么一出,他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我们今天讨论的不是兰洛斯的对与错,而是讨论在侵犯达拉然根本利益和公众关系舆论影响之间取得平衡。”

    “说的没错。”一向唯大法师是瞻的莫德拉十分机智地适时插入,“兰洛斯的罪行是在众目睽睽之中犯下的,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不过考虑到他拿到达拉然之眼后,并没有做出危害达拉然和艾泽拉斯的行为,反而是间接提高了达拉然和法师群体在公众面前的名望,这一点也是必须要考虑到的。”

    顺应大势所趋表达共通意见,只能说是小聪明,难听一点甚至可以叫墙头草。真正的精明,是在迷雾拨开之前看清趋势方向,成为领头的那一小部分人。

    克拉苏斯虽有些惊讶,但还是朝这位‘支持者’投去感激与赞同的目光“还要加上他在格瑞姆巴托一役的贡献。别忘了,龙族之所以愿意以达拉然作为联系凡人的纽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原因。”

    “说起来,那几位跟兰洛斯关系亲密的蓝龙特使怎么样了?”凯尔萨斯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连忙追问。

    闻言,红龙法师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脸上却不留痕迹地露出了无奈的神色“从兰洛斯收押来一直没有安分过,不过还好,卡雷相信我们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不过。”克拉苏斯突然的停顿吊足了众人的胃口,“在不久前那位蓝龙公主的到访后,似乎连他也快要坐不住了。”

    “啊,看来又有麻烦了。”虽然是自言自语,但凯尔萨斯刻意放大的声音明显藏着其他的含义。

    那是自然,故意在这样的场合跟克拉苏斯谈论这样的事情,摆明了就是拿龙族向达拉然施压。

    安东尼达斯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人,那叫一个心知肚明。不过……

    大法师的嘴角微不可察地轻轻翘起。老城主心里本就早已经对兰洛斯的处理结果有了完整的解决方案。今天这场会议,除了是给自己和达拉然公正严苛的司法程序找个台阶顺势而下,也是为了明确现在的六人议会的平衡。

    现在来看,代替克尔苏加德的下一任议员,显然是不能再跟凯尔萨斯和克拉苏斯扯上关系了。

    “你们的意见我都清楚了。”抬起手,安东尼达斯将那颗漂浮在回廊中心的记录水晶召回,缓缓说道,“那我就说说我的想法吧。”

    ————————————

    依旧是那个昏暗的监室,兰洛斯抱着厚厚的麦迪文之书,仔仔细细翻阅着。时不时,还能看到一缕奥术光辉在空中闪烁并勾勒出一个个复杂到令人晕眩的魔法阵列。

    的确,这里是东部王国最严密的禁魔监狱,但那又怎么样呢?有了达拉然之眼,兰洛斯对于奥术能量的掌控已经处在了凡人可望不可即的高度。

    任何魔法的生效都是需要能量推动的,而在将能量无限细化的情况下就会发现,无论是多么稳固的法术,能量的流动都是有一个起伏不定的频率差的。

    就好比从微观粒子的程度去观察,哪怕是石头,在经过无限放大后,分子之间依旧会存在间隙。

    而魔法能量的粒子间隙显然比石头要大得多。

    在达拉然之眼的帮助下,抓住能量流的低谷甚至是断层,并逆向同步禁魔法术的频率,导致其效能在自身的体现上严重削弱,只是花点时间的事情罢了。

    不过,兰洛斯并没有借机离开紫罗兰监狱,虽然他有能力那么做,但他没有傻到在这种时候去刺激达拉然的神经。毕竟有克拉苏斯担保,走出监狱已经是板上钉钉,何必自讨苦吃?

    有那个时间,不如用在对奥术能力的精进上来。要知道,达拉然之眼最强大的地方,并非是对战斗能力的提升,而是,学习。

    真理之眼对法术本源的探究能够让他轻易辨识出法术的能力和效用,全知之眼更是能让他对各个法术节点的情况了若指掌。这些加上全能之眼,他甚至能够不需要模拟和练习,直接施放一个全新的法术。

    也就是说,如果给他足够充裕的时间,他甚至能将整个艾泽拉斯的法术全部精通……

    达拉然之眼被这群自视甚高的法师奉为圣物,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只是令兰洛斯感到暴遣天物的是,肯瑞托居然将这么牛x的东西藏在一头恶魔双头犬的身上?

    不过,细想一下倒也不是没有道理。这玩意儿的能力若是被世人知晓,那聚集一大票法师的达拉然,可就真的乱套。

    当然,达拉然之眼并不是真正全能的,解析的法术阶级和复杂程度越高,对持有者的消耗和负担也就越重。而且,对于超越魔网的传奇法术,很难实现完美解析和复刻。

    是的,只是很难而已……

    嗡!

    正说着,兰洛斯手里又闪过一抹紫色微光。随着微光在空中那个魔法阵列的中心填上最后一笔,仿佛画龙点睛,整个法阵在一瞬间绽放出耀眼而璀璨的光芒。

    强光和汹涌的能量波动顿时在紫罗兰监狱里掀起接二连三的剧烈反应,巡逻的狱卒瞬间慌了神,全副武装的应对部署顿时成群结队地朝着兰洛斯的监室飞奔而来。

    当然,等他们围在监室门口,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里面早已经恢复了往常的昏暗。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