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043章 真假龙王(下)
    永恒之眼,玛里苟斯遒劲有力的嗓音在寂静空间里不断回响,一遍又一遍地刺激着兰洛斯脆弱的小心脏。

    正如之前卡雷苟斯说的那样,巨龙之魂破碎,永恒龙王趁机盗取诺兹多姆的守护者之力,双方的实力也在这一刻拉开差距。

    诺兹多姆遇袭不敌,被打入时间乱流,一度落入险境。玛里苟斯察觉到了这股力量对艾泽拉斯魔网的影响,第一时间施以援手。奈何时间一向是青铜龙的特长,玛里苟斯英明一世,却也无法解析这种力量的奥秘。

    不得已之下,玛里苟斯将己身化作锚点,堪堪套住了差点溺毙在时间乱流的惊涛中的诺兹多姆。

    虽然这样能帮得了后者一时,却帮不了一世,而且这也是十分冒险的举动,玛里苟斯自己都无法保证自己的安危。为此,诺兹多姆不顾危险,将蕴含自己力量的一枚龙鳞送到了卡雷苟斯的手上。

    “很遗憾,诺兹多姆的举动最终还是暴露了我们的处境,姆诺兹多的仆从渗透了魔枢,他们利用莎拉苟萨的野心欺骗了她。尽管如此,你依旧没有让我失望,我很高兴。”

    看着自己的孩子,玛里苟斯的眼中露出了难得的和蔼与慈祥。不过很快,这份情绪被深藏,织法者目光灼灼地看向了兰洛斯“更让我意外的是,你居然主动找来了。”

    “我?”虽然心里对玛里苟斯的区别对待腹诽不已,但兰洛斯脸上并没有露出端倪。

    “诺兹多姆已经跟我提过了,虽然对你身上的异象我甚是不解,但既然连他都无法看透,那么姆诺兹多也一定做不到。事实上,我本意是让卡雷之后去达拉然找你,但现在来看,运气似乎站在我们这边。”

    闻言,兰洛斯的眉头悄无声息地挤在了一起。玛里苟斯说的是真话,身为穿越者,他就是时间线上的毒瘤,他的过去与未来在永恒龙与青铜龙眼里都是一片迷雾。

    但想到两位龙王居然点名自己去对付永恒龙军团,他的心里顿时就升起了彻骨的寒意。

    “我……”他沉默了良久,好不容易要开口,空中突然泛起一层层金色的涟漪,伴随着一道急切而又略显虚弱的低吼,一个体型上与玛里苟斯不相上下的金色身影陡然出现。

    “没时间了,玛里苟斯!”

    兰洛斯记得他,至高无上的时光之王,诺兹多姆。

    “他出手了。”

    “回去,诺兹多姆!你会被时间乱流撕碎的!”时光之王的出现显然是玛里苟斯没有料到的,后者万年不变的平淡神色顿时慌了起来。

    又一次挣脱时间乱流的束缚,诺兹多姆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原本洪亮如钟的嗓门充满了腐朽苍老的气息“不,听我说。时间长河的上游已经被黑暗侵蚀,兰洛斯,你必须带着我的龙鳞赶在他们之前找到时光沙漏,只有重新夺回沙漏的控制权限,我才能彻底摆脱时间乱流的约束,我们才能扭转现在这一切。”

    “沙漏?那玩意儿不是在时光之穴吗?你要我孤身一人闯入青铜龙圣地?”这种紧急的时候兰洛斯也顾不上其他了,连忙将矛头指向问题的重点。

    他没有注意到,在他提及‘时光之穴’的时候,玛里苟斯看他的眼神闪过一道无比深邃的光芒。

    “时光沙漏的存在独立于时间线之外,却又与其息息相关。”要想将泰坦留下的圣物解释清楚,诺兹多姆恐怕就要交待在这儿了,因此他只是简单提了一句,很快便转移到重点上来,“玛里苟斯会指派蓝龙军团前往时光之穴掩护你的行动,而你必须在姆诺兹多得手前先一步将我的鳞片带到沙漏面前。”

    “你刚才说,姆诺兹多已经出手了。”听到对方的语气越来越飘渺虚弱,兰洛斯连忙追问,“他干了什么?你又要我干什么?”

    “回到一万年前,阻止他们……”诺兹多姆的虚影消失了,他的声音也随着四散的金色沙砾归于沉寂。

    玛里苟斯面色一紧,在感知到诺兹多姆的生命气息后才稍稍松了口气“去吧,时间紧迫,这一次,我们必须尽快集中所有可以调动的力量和资源。”

    “可是,父亲,外面现在……”泰莉撇了撇嘴,十分为难地看着织法者。

    不管是野心还是欺骗,莎拉苟萨好歹是玛里苟斯的正牌老婆。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蓝龙之王目光幽幽地看向远方,好一会儿后才轻轻一叹“正好,她来了。”

    泰莉和兰洛斯不约而同地皱起眉头,几乎在他们转头的同时,几道蓝色的漩涡突然出现在空中。

    “你们两个,还真是让人意……玛里苟斯?!”莎拉苟萨带着几名成年蓝龙刚踏入这片领域,原本充满戏谑的神情在看到空中那个庞大而高贵的虚影后,瞬间破功。

    “是不是让你很意外,莎拉苟萨。”织法者沙哑的声音中没有半点的感情,仿佛出现在眼前的不是他的配偶,而是一只无关紧要的蝼蚁。

    “不,我……我只是……”莎拉苟萨慌了,她飞快扇动翅膀想要从传送来的地方退出去,但很可惜,那股魔力已经完全消散了。

    玛里苟斯深深望了她一眼,最终,不加掩饰的失望堆积在咽喉,伴随着一声重重的叹息随风而散。

    那强烈的失望之色如同无数根银针般刺穿莎拉苟萨的胸膛,后者顿时目眦欲裂,指着兰洛斯和泰莉厉声怒吼“我只是在帮你!这些凡人施法者给艾泽拉斯带来的危害和痛苦,你还没有尝够吗?!难道辛达……”

    “够了!”玛里苟斯的脸色骤然剧变,雷霆般的低喝在空荡的永恒之眼远远传开。与此同时,聚焦之虹突然爆发出轰鸣,闪耀的魔力光束从中喷射,转瞬间没入莎拉苟萨的胸膛。

    吼——!

    “龙王陛下!”

    蓝龙凄厉的哀嚎令人头皮发麻,身边的其他几位巨龙连忙低垂头颅请求饶恕。

    可惜,玛里苟斯的脸上除了扭曲的疯狂和滔天的恨意外,根本没有丝毫的怜悯“我是,织,法,者!我是,蓝龙之王!没有人能够忤逆我,没有人!”

    轰!

    蓝紫色的火焰在莎拉苟萨的身上爆燃,闪亮的鳞片和身躯在这庞大魔力的摧残下不断撕裂晶化,又很快被强横的冲击震碎成粉末。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此起彼伏,转眼便将这头不可一世的巨龙化作了飞灰。

    死,死了?!

    兰洛斯目瞪口呆,扭动着僵硬的脖子,默默瞥了一眼面目狰狞的蓝龙之王。

    ——————————————

    魔枢上空的飞雪似乎变得稀疏了,可泰莉没有功夫去关注这些,一回到艾泽拉斯,她第一时间便安排埃雷苟斯几人去调停下方的争斗。

    站在平台边缘向下眺望,银装素裹的雪地上猩红的痕迹显得无比刺眼,叫她心如刀割。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埃雷苟斯出面后,雪地上激烈的战斗和吼叫逐渐平息了下去。

    “你,没事吧?”直到这时,泰莉才有时间关注其他,看到那个精灵法师一走出永恒之眼就一言不发地杵在原地,她樱唇微动,看似不经意地问道。

    兰洛斯头也没抬,心不在焉地应道“没事。”

    这家伙,不会是被吓到了吧?

    看到他这般失魂落魄愁眉苦脸的样子,泰莉心里不知怎的莫名一沉,嘴上却依旧冷嘲热讽“哼,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胆子变这么小了?”

    “从你咬我开始啊。”

    “无耻!”

    口花花几乎成了兰洛斯的条件反射,迎着他肆无忌惮的y邪笑容,泰莉小脸微红,怒骂一声连忙偏过头去,再也不敢看他。

    叫两人这么一闹,兰洛斯心里的阴霾也散去不少,善意地朝着泰莉笑了笑,随后只默默瞥了一眼阴沉沉的天空便抬脚离去。

    他确实被吓到了,但不是因为诺兹多姆,而是因为玛里苟斯。蓝龙之王的疯狂,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