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045章 没钱谈不拢
    “阁下还真是健忘呢,这么快就把我的名字给忘了。”前方那人没有因为兰洛斯的冒失而气恼,反倒是一脸惭愧地自嘲起来,“看来在下要好生检讨一番了。”

    不愧是女伯爵,说话就是不一样,埋汰人都这么委婉。兰洛斯可不管三七二十一,有杆子就往上爬“无妨无妨,都是自家人,检讨什么的就不用了,莉亚德琳女士下次记得免了我的治疗费就行。”

    几年不见,这家伙不要脸的本事越来越驾轻就熟了。

    心里一阵鄙视,莉亚德琳脸上的笑容却没有半点变化“阁下说笑了,以圣光对你的垂青,哪还用得着我来帮忙治疗呢?”

    难怪这位高阶牧师对我这么客气。兰洛斯嘿嘿一笑,连忙敷衍道“都是运气,你看我像是那种虔诚的信徒吗?”

    “你倒是还有点自知之明。”莉亚德琳掩嘴轻笑,落落大方的言行举止叫人心情十分舒畅。

    “没想到我最大的缺点今天被你发现了,回头可别让其他人知道了。”兰洛斯贼兮兮地悄声说道。

    “说你两句你倒是喘上了。”虽然已经不是第一天知道这家伙的厚脸皮,但莉亚德琳还是没忍住扔了他个白眼,“说正经的,今天晚上有空吗?”

    “啊?”精灵法师心头一惊,连忙摆手,“不成不成,这发展的太快了,我,我还没心理准备呢。”

    手套下的小粉拳用力一紧,莉亚德琳忍住踹他一脚的冲动,咬牙切齿地笑道“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就这么说定了,完事儿了我去找你。”

    见对方小腰一扭款款而去,兰洛斯心里一荡,笑容越来越放肆。他当然知道对方没那个意思,但男人嘛,闻到点腥味儿总是控制不住兴奋。

    咦?哪里的空调开了?

    刚一回头,兰洛斯像是中了定身术一般停在原地。泰蕾湛蓝的眼眸纹丝不动地放在他脸上,霎那间让后者坠入冰窟。

    ——————————

    阿纳斯塔里安端坐在王座上,年迈,但不容轻视。

    “欢迎,我的龙族朋友们,对于你们的到访,我深感荣幸。”言语中听不出起伏,古井无波,不露声色。

    “过奖,我等此次冒昧叨扰,还望陛下莫要怪罪。”泰莉微微躬身以表敬意,不卑不亢的言行却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虽然在银月议会这群人看来实属不敬,但兰洛斯知道,相比以往,泰莉现在的态度已经改变了很多。

    阿纳斯塔里安平静地扫过大厅,原本还窃窃私语的官员顿时噤声。

    “阁下言重了,蓝龙一族不远千里拜访此地,实属我奎尔萨拉斯之幸。”精灵国王毕竟也经历过大风大浪,并不会奢望这些眼高于顶的龙族在自己面前三跪九叩。

    “可惜没有提前收到公主殿下来访的通报,不然我奎尔萨拉斯一定尽地主之谊,行待客之道。”

    这老家伙说话真有意思,不仅拐着弯责怪蓝龙大张旗鼓来访所造成的民间恐慌,还有意无意给了个下马威。

    兰洛斯悄悄扫了一圈周围的布置,不仅大魔导师碧洛华和沉默术士诺崇守在精灵国王身前,几乎每个方向都设有足够的火力压制。一旦他们不规矩,封闭的环境中,刀枪剑戟瞬间能将他们淹没。

    好一个待客之道。

    泰莉显然也听出了对方的言外之意,秀眉轻蹙,眼中闪过一丝愠怒。但想到自己毕竟是来寻求帮助,她很快压下了不满“事急从权,若不是兹事体大,我们也不会选择如此鲁莽的方式来访贵地。”

    “别误会,我没有责怪的意思。几年前我就有幸结识了你们的一位族人,还多亏了她才解决了一些麻烦。如今与诸位相识,也算是互通有无、更进一步。”阿纳斯塔里安笑着摆手,看上去就像是跟这些蓝龙是亲同手足的结拜兄弟似的。

    “既然都是朋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提。虽然我奎尔萨拉斯经年不顺、战事频发,但蓝龙一族与我世代交好,有需要的话,我相信我的人民必定会全力支持。”

    为人上者,果然脸皮都是摆设。

    兰洛斯躲在角落里憋得满脸通红,恨不得仰天大笑。经年不顺?都不顺了你这手底下的官员怎么还个个穿金戴银?还战事,阿曼尼已经被打成什么熊样我还不清楚吗?现在最多就没事儿抓几个巨魔斥候,那也能叫战事?

    学无止境,这老家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比我强多了。通篇都在拐着弯地揽好处推责任,实在是叫兰洛斯由衷感到佩服。

    泰莉轻轻叹了口气,这就是为什么她排斥凡人的原因。坐井观天夜郎自大,只顾着眼前的利益,却根本不曾关注这个世界的未来会怎样。在艾泽拉斯的危难面前,如此自私自利,实属可耻。

    想到这里,蓝龙公主鬼使神差地瞥了一眼身后,看到兰洛斯忍着笑的滑稽模样,一股莫名的委屈涌入胸口,叫她好生气恼。

    这个家伙尤其如此!

    见公主殿下恶狠狠地瞪着自己,兰洛斯尴尬挠头,一脸莫名其妙。

    王座上的国王一直观察着蓝龙公主的反应,见她目光飘移,顺势看去,视线正巧放在了那个流放者的身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阿纳斯塔里安的眼神闪烁起深邃的微光,令人不由自主汗毛倒立。

    “多谢陛下关照。”泰莉很快恢复了平静,“事情是这样的……”

    不管玛里苟斯和诺兹多姆是谁,又遭遇了什么样的危险,不管姆诺兹多和永恒龙有多么阴险狡诈,如何危害世界,对于奎尔萨拉斯而言,泰莉今天,就是来借兵的。

    远渡无尽之海,深入塔纳利斯大漠,夺回圣物权限,解救龙王拯救世界,听起来颇有一番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满腔热血。可实际上,这趟路程的危险,绝对说得上九死一生。

    蓝龙式微,现在扛下如此重任,也是有苦自知。如果没有外援,此去塔纳利斯,全搭进去也不一定能听个响。可即使有了援助,也并不是说牺牲和伤痛就能避免,只不过是将这伤痛,摊给盟友罢了。

    兰洛斯好歹也是半个高等精灵,自然不愿做那个将祸水引入奎尔萨拉斯罪人。如果不是考虑到永恒龙此举对艾泽拉斯的危害,他甚至都不愿做这个领路人。因此,对于蓝龙和阿纳斯塔里安的交涉和推脱,他只是冷眼旁观。

    而且很遗憾的是,这件事并不是付出就一定有回报的。奎尔萨拉斯就算举全国之力支援蓝龙的行动,除了虚无缥缈的‘增进关系’,得不到其他实质性的收获。

    边疆不会扩大,财政不会增加,相反,部队伤亡、军费开支、人民情绪,都是一柄柄悬在头上的铡刀。兰洛斯不经想到,如果是自己坐在那个王位上,他会答应蓝龙的要求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很抱歉。”阿纳斯塔里安沉默了很久,那一声轻叹虽然在意料之中,但还是让兰洛斯莫名感到沉重,“诚如你所说,兹事体大,我必须与银月议会仔细商讨,我已经为你们安排了住所,长途跋涉一定……”

    “陛下!”泰莉上前一步,急忙抢断了精灵国王的话。与此同时,四周的守卫瞬间握紧了手里的武器。

    她很清楚,奎尔萨拉斯虽然有银月议会分权制衡,但最高决策就在面前这位国王手里,什么商讨?纯粹是推诿和拖延。

    蓝龙公主无视空气中的紧张气氛,诚挚的目光牢牢放在阿纳斯塔里安的身上“现在不是计较得失的时候,如果时光之王和织法者遭遇劫难,到时不只是龙族,奎尔萨拉斯与其他王国都将迎来灭顶之灾!”

    “泰莉公主,我能理解你的焦急。”阿纳斯塔里安摆手示意他人放松,语重心长地说道,“但对于我的人民来说,他们所看到的,是我花出去多少钱,派出去多少人,又最终能带回多少人。他们奉我为王,我自当为他们的生存和生命担起责任,仅凭这些话就将他们的亲人派往生死未卜的大漠,我没有那个资格,我必须征求他们自己的同意。”

    泰莉愣住了“你不相信我说的?”

    阿纳斯塔里安没有回答,可兰洛斯知道,他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永恒龙再怎么折腾,那也是龙族的事情,就算将来要为祸人间,那也是将来时。就像兽人入侵,到时候挨打的又不是只有奎尔萨拉斯。

    龙族一马当先,再加上其他王国联手抵抗,身处北地的奎尔萨拉斯甚至有可能不费一兵一卒就能躲过灾祸。

    反之,若永恒龙真的有能力毁掉艾泽拉斯,此行派去的支援,怕是有多少都得死多少。

    从国王的角度看,这个回答没有任何问题。他完全可以拍着胸脯告诉世人,他一心一意为自己的王国和子民打算,他问心无愧。

    泰莉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却发现嗓子一阵干裂刺痛。他们没有派人去其他凡人王国求援,正是因为已经考虑到了这一刻。可她没想到的是,连奎尔萨拉斯的国王都是如此想法。

    眉宇间一阵失落,泰莉心中对凡人的失望,已经到达了顶峰。尽管她知道,如果将利弊轻重一一详细列举,或许精灵国王能够回心转意,但强烈的疲惫席卷了她的全身,她自嘲一笑微微摇头,不再多言。

    没有人能叫醒装睡的人。艾泽拉斯的凡人总以为世界的安危轮不到他们自己去担心,天塌下来,有守护巨龙一并担着,就算巨龙担不住了,那也是其他所有王国一同承受。

    如今的东部大陆,诸侯并立,群雄割据,尤其是经历了兽人战争的摧残后,谁也不愿为了这份应当所有人承担的风险打开本就不富裕的国库。

    泰莉深深看了这座富丽堂皇的大厅一眼,她突然不怪这些凡人目光短浅了,她只是莫名觉得,有点可怜……

    或许从守护巨龙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要跟凡人划清了界限吧。

    可听说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凡人也好,巨龙也罢,上至荒野半神,下至野兽蛮夷,都站在同一条阵线,并肩抵抗恶魔的入侵。那样的盛况,究竟是怎样创造出来的呢?

    “让我来吧。”

    一声轻叹,以及肩上炙热的手掌打断了泰莉的神游,她转过头来,那张原本散漫的脸庞此刻变得无比正经与自信,嘴角微微的翘起,更是让她心里涌起一股暖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