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048章 水多多无责任公司(中)
    做生意谈合作,讲究的就是一个坦诚。兰洛斯的态度得到了碧洛华的高度认可,而且碧洛华作为奎尔萨拉斯的领导分子,对奎尔萨拉斯的现状看得比谁都透彻。

    蓝龙的求援来得不是时候,兽人战争让东部大陆损失惨重,奎尔萨拉斯同样没能幸免。重建遭到入侵的南部区域,已经给奎尔萨拉斯的国库施加了太多的压力。

    更难受的是,以往跟自家贸易合作的人类和矮人,现在也是自扫门前雪,再加上退出联盟的决定。粮食、矿物,这些奎尔萨拉斯相对短缺的资源很难从他国手中得到,只有高价从商队或个人手中购入。

    战争的影响是全面性的,奎尔萨拉斯同样无法置身事外。

    蓝龙的求援如果是放在战争之前,阿纳斯塔里安必然会全力支持,高等精灵不傻,他们能看到这背后的危机。最简单的,诺兹多姆和玛里苟斯一旦遇难,死亡之翼若再度归来,单凭绿龙和红龙根本不足以抵抗灭世者的力量。

    当初在格瑞姆巴托的一战震惊整个大陆,四位守护巨龙一同出手,居然没能留下大地守护者。死亡之翼的威名,已经成为了艾泽拉斯上空的阴霾。

    如碧洛华这个位置上的人大多都知道,那场席卷整个东部大陆的兽人战争,死亡之翼的背后助推可谓是‘功不可没’。

    若现在再损失两位龙王,那结果,将是艾泽拉斯所无法承受的。

    可是,支援蓝龙拯救世界说起来好听,做起来却障碍重重。毫无疑问,蓝龙毕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王国机构,除了补贴一些军费开支,他们也拿不出多少补偿。

    至于说结成同盟,龙族的存在价值是为了守护艾泽拉斯,让他们介入凡人间的争斗简直是痴人说梦。而若真是遇到世界级的威胁,就算没有结盟,龙族一样会跳出来。所以兰洛斯才会说这份好处不过是一张白纸、空头支票。

    阿纳斯塔里安的推脱是有道理的,师出无名,人民刚经历过血与火的磨难,如今又要为了一张白纸让他们的手足牺牲在异地他乡,就算是逐日者也扛不住舆论压力。

    不过现在,事情有了转机。

    兰洛斯的方案具备相当的可行性,不管是对奎尔萨拉斯的领导班底还是人民来说,这都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在听了这家伙详细的战略部署后,碧洛华不可避免地心动了。别看奎尔萨拉斯退出联盟这么干脆,说白了就是不想承担战争损耗和收容兽人的费用,钱这玩意儿,谁都嫌少。

    可退出联盟带来的影响并非全是好的,洛丹伦和库尔提拉斯都以自顾不暇的为由暂停了对奎尔萨拉斯的贸易出口,灾后重建却没有了廉价粮食和矿物,他们的财政开支顿时翻了好几倍。甚至连奎尔萨拉斯对外输出的珠宝和附魔道具这类税收大头,都因为退出联盟的决定而受到了巨大打击。

    如果真能在不依靠人类的前提下开辟一条赚钱的路子,大魔导师绝对举双手赞成。

    不过碧洛华毕竟是聪明人,很快就发现了兰洛斯这个方案里的巨大漏洞。

    “听起来是不错,但你说你这个人,又不出人又不出钱,凭一个没有把握的想法,就想拿六成干股,是不是有点太贪心了呢?”

    “哈哈。”兰洛斯笑得很大声,“正所谓万事开头难,有的时候,一个想法甚至可以改变整个世界。”

    碧洛华丝毫没有愧疚的意思,手指轻叩桌面,意味深长地说道“你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就不怕我翻脸不认?”

    “大人还是不要开这种玩笑比较好。”兰洛斯抬起双眼,眉宇间隐隐带着一份倨傲,“既然我敢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拿六成,自然是有我的道理。”

    想起他是跟蓝龙一起到来,碧洛华试探性地问道“你想分两成给蓝龙?”

    既然计划让蓝龙建立和维护货运传送,那么肯定是要给他们分一杯羹的。毕竟蓝龙生性淡泊无拘无束,单纯开工资是不可能留得住他们的。

    “猜对了一半。”

    猜对这点儿事情碧洛华并不意外,唯独那个‘一半’他有些不解“那另一半呢?”

    兰洛斯缓缓竖起一根手指头。

    “你是说分一半?”

    “我是说分一成。”

    “……”

    ——————————

    阿纳斯塔里安没有直接将自己关进大牢,而是软禁在偏厅,就证明了他有想继续谈下去的心思。如今跟碧洛华摊牌还勾起了他的兴趣,兰洛斯自然也得以释放。

    走在黄昏下的花园长街,赤色枫叶与金色银杏随风飘落,在娇艳的晚霞中坠向他的脚背。像是踩着金色的大海,每一步,都溅起片片闪耀的涟漪。

    昏黄的阳光映在这座城市上空,也无意间染上了她的辉煌,不仅没有半点日斜西山的凄凉,反而是透露着一种难以自拔的璀璨。

    相比这种金砖红瓦,身着破烂黑袍的精灵法师明显有些格格不入。无视来往的奎尔多雷对自己的窃窃私语,兰洛斯终于来到了目的地,旅馆。

    想起几周前被希尔瓦娜斯绑到这里来,以及之后的旖旎,法师会心一笑,抬脚便走了进去。

    希尔瓦娜斯是游侠将军,并不会常驻银月城,今天闹出这么大动静都没有看到她的身影,那她多半已经回风行村了。可即便如此,他心里还是忍不住冒出那么一丝希翼。

    毕竟不管这件事谈得怎么样,接下来他要做的,是直接传送到达拉然,跟维林等人交待清楚后,他就会南下去到藏宝海湾。再接下来,就可以说是听天由命了。

    尽管几乎没有希望,但他悄悄故地重游,还是怀揣着一丝期盼。

    可惜,推开房门后的冷风浇熄了他不切实际的妄想。苦涩一笑,精灵法师甚至懒得洗漱,直接躺上冰冷的床铺,心理和生理上的疲惫一股脑涌来,叫他很快便陷入了梦乡。

    ————————————

    咚、咚!

    迷迷糊糊中,一阵敲门声惊扰了兰洛斯的美梦。抬起昏沉的大脑看向窗外,寂静的黑夜让他在床板上愣了许久。

    “兰洛斯,你睡了吗?”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可兰洛斯好不容易睡个安稳觉却被打断,并没有心思去辨认这声音的主人。

    晃着重逾千斤的脑袋,法师一步三颤地走到门口,没好气地回道“睡没睡都给你吵醒了。”

    房门大开,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席圣洁的白袍,金色的纹路组成太阳之井的简画,隐约间还能看到淡淡的光晕在其中流转。泛着些许金色的红发扎在脑后,端庄又不失得体,柔顺的斜刘海轻柔地盖住额角,在晚风的撩拨下不断摇曳,竟又透露着一丝妩媚的气息。

    似乎是被兰洛斯的起床气吓到了,莉亚德琳挽起耳鬓的垂发,连忙躬身致歉“抱歉,我以为发生了这些事,你会很晚才睡。”

    “你这是在说我没心没肺吗?”兰洛斯眉头一挑,显然正在气头上。

    高阶牧师笑着摇头,没有跟他继续纠缠“我是说你宽宏大量,而且我说了晚些时候会来找你,能让我进去坐坐吗?”

    虽然一万个想要睡回笼觉,但对方都这么说了,他也拉不下脸皮真给人堵在外面,只能是不情不愿地让开位置“这未免也太‘晚’了点吧?”

    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自己信口开河给软禁起来,鬼才会这么晚来找你。莉亚德琳翻了个白眼“要不是我消息灵通,都还不知道你被放出来了呢。”

    “那你明天白天找我不成吗?非要等到半夜三更。”兰洛斯又看了一眼寂静的窗外,不由打了个哈欠,“你知道吗?在这种时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基本上只有一件事可做。”

    这句话配合那故意用力的关门声,让莉亚德琳没来由的心里一颤。

    “真会说笑。”尽管有意克制,但高阶牧师秀丽光洁的玉颈还是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粉红,“你可是奎尔萨拉斯的英雄,我还怕你吃了我不成?”

    嘿嘿一笑,兰洛斯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轻声说着“你不怕,可我怕啊。”

    两人距离本就不远,莉亚德琳自然听到了他在说些什么,顿时轻啐一口,连忙远离了他几步。

    口花花一番,兰洛斯的心情也多云转晴,大咧咧坐在桌前“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记得人类那边成立了一个信仰圣光的部队?”莉亚德琳很快调整好心态坐到他对面。

    “白银之手,兽人一战他们出了不少力。”这倒没什么可隐瞒的,这支由乌瑟尔和法奥牵头组建的圣骑士部队早就名扬四海了,当年还帮奎尔萨拉斯打过兽人呢。

    “我听说你跟奥蕾莉亚参与过白银之手的成立仪式。”

    “是啊,回想起来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叫人印象深刻。”不知道兰洛斯说的是成立仪式还是奥蕾莉亚。

    “你就是在那个时候得到圣光祝福的吗?”莉亚德琳紧握的粉拳按住胸口,看起来似乎是有些紧张。

    兰洛斯没有回答,自顾自沉思起来。他现在还记得当初在白银之手成立那天耍帅后,自己遭遇到的窘境。面对法奥和一众圣骑士的热忱信仰与高贵精神,藏在艾德鲁因体内的克乌雷不受他控制地产生了共鸣。

    那几天,他虽然身为高等精灵,但在白银之手的威望,甚至隐隐有比肩几位初代圣骑士的架势。毕竟纳鲁的圣光之力,拥有着远超凡人的纯粹与强烈。就是不知道过了这么久之后,他们是否还记得自己。

    兰洛斯追忆往事的样子,在莉亚德琳眼里像极了犹豫和抵触“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很好奇你这样的人是怎么想到信仰圣光的?”

    我这样的人?

    法师翻了个白眼,已经渐渐对这位女士的‘刀子嘴’免疫“刚刚走神了,我很愿意跟你分享我的经历,不过……”

    恰到好处的停顿,让莉亚德琳不禁想起了这个家伙不堪入目的风评,她咬了咬牙,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道“你放心,作为回报,只要在我的承受范围,我一定尽全力满足你。”

    “……”兰洛斯的额头鼓起几道青筋,好不容易才压下来心头的冤屈,“咳咳,你误会了,我是个好人……算了。”

    放弃了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苍白辩解,兰洛斯直接拔出艾德鲁因放在桌上。指尖顺着剑身上的金色纹路缓缓划过,耀眼的流光顿时在护手上方的那个孔状空洞内汇聚。

    嗡——!

    温暖的圣光自艾德鲁因散发开来,瞬间便驱散了房中的昏暗和阴冷。虽然早就听说过这个精灵驭使圣光的事迹,但亲眼见证这一幕,还是让她深感震撼。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才真正让她目瞪口呆惊魂不定。

    兰洛斯的手指突然沿着相反的方向划了回去,温暖的圣光陡然一滞,在莉亚德琳不敢置信的注视下,一抹愈发浓郁的紫黑色转眼便吞没了圣剑与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