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055章 我教你算账
    翌日凌晨,天色未亮,吉安娜早早收拾行装夺门而出。

    逐渐淡去的夜色洒落在寂静的长街上,昏暗的魔法路灯微微闪烁,萧瑟的寒风拨动着少女微曲的金发。软玉般白皙的脸蛋因寒意侵袭浮现起淡淡红晕,修长的睫毛被露水浸湿,眼波流转、明眸善睐,温婉可人的娇柔模样不仅叫人心生怜惜,更是无法与库尔提拉斯这个民风彪悍的海上王国画上等号。

    不过少女眉宇间的愁绪给这惊为天人的容貌添上了一丝哀怨和失落。

    吉安娜紧了紧宽大的袍子,翻身上马。回头看了一眼这座即便沉睡也依旧繁荣华丽的魔法都城,她百感交集,好一会儿后才策马向前。

    面对空无一人的长街,吉安娜的骑乘速度不知不觉加快了起来。似乎只要够快,昨日的不快记忆就追不上自己的脚步。

    想到这里,少女手中的马鞭挥得更快了。

    不多时,她便来到了开阔的克拉苏斯平台。睡眼惺忪的饲养员身着一套老旧宽松的黑色长袍,正拽着一匹体态优美健硕的狮鹫打着哈欠。

    走近了,吉安娜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不同于其他达拉然住民,这个家伙披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黑色斗篷,宽大的兜帽将整张脸埋在阴影之中,只能通过那两只从兜帽两侧探出的修长耳朵判断他高等精灵的身份。

    什么时候高等精灵也能饲养狮鹫了?

    不是吉安娜种族主义,狮鹫不同于龙鹰对高等精灵与生俱来的亲切,驯养这种猛禽是一件相当复杂和麻烦的事情。几乎没有高等精灵愿意放下身段跟‘野蛮’的狮鹫建立亲密关系,至少达拉然没有。

    更令她惊奇的是,在这个精灵手里,这头高大威猛的凶兽居然乖巧得像是襁褓中的婴孩。垂着高傲的头颅,不断用额前的绒毛轻触着精灵的掌心。

    “哟,这不是小吉安娜吗?天还没亮呢,你这是要干什么去啊?”

    这个声音?

    刚跳下马鞍,吉安娜浑身一颤,滴溜圆的眼眸不敢置信地看向正朝着自己亲切挥手的精灵。

    兰洛斯掀下兜帽,灰白的束发在昏暗路灯的照耀下呈现出一股病态苍凉的气质,配合那身老旧的装束,说是流浪街头似乎惨了些,说是放荡不羁吧,又似乎荡得太过头。

    不过他站得笔直,修长儒雅的体态隐隐透露出一种无可动摇的自信,比寻常精灵硬朗许多的脸部线条加上那张人畜无害的亲和笑脸,流露出一种十分矛盾却又莫名和谐的奇异魅力。

    “你在这里干什么?”可惜,年少的吉安娜对于这种历经沧桑的洒脱和不羁一点也不感冒。

    兰洛斯也不在意,嘿嘿笑道“昨日我夜观天象,得知今晨时分于此地将有邂逅。于是我辗转反侧,彻夜未眠,想着鄙人竟能与一位风华绝代的佳人有缘,实属三生有幸。这不,为了探明这一点,我连忙一早赶到此地,静候佳音。”

    吉安娜也不是第一次跟他打交道了,这话一听就知道这家伙是在乱开黄腔。不过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现在拐着弯讨好自己的表现,令得少女心里的怨恨稍稍减弱了一丝。

    “呸!你这人品行不端,满嘴胡言,鬼才信你。”

    吉安娜暗哼一声别过头去,看到她耳根处的一抹微红,兰洛斯脸上的笑容愈发荡漾起来“我本来也不信,可现在你看,这不是都一一应验了吗?嘿嘿,老天爷待我不薄,一大早出门就遇到这么个倾国倾城的姑娘,我这境遇真是羡煞旁人,便是现在死在这儿也值了。”

    这人真不知道害臊两字怎么写吗?

    吉安娜出身名门,一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何曾面对过这么赤果果的吹捧。听着他一顿口无遮拦,白皙如玉的脸蛋不由飘起愈发浓郁的羞红。

    虽然这几句直白的口花花难以入耳,但吉安娜不知怎的,莫名感到一阵恰是打破循规蹈矩的刺激感从心中萌发。

    “你看这眼睛,这牙口,还有这爪子,这羽毛……”

    吉安娜脸上的羞涩瞬间凝固,转动僵硬的脖子看向那人。果不其然,灰发精灵抱着那狮鹫的脑门不断揉捏,惹得阵阵嘤嘤叫唤。一人一禽,那叫个欢乐无穷。

    金发少女银牙紧咬,因过度用力而微微轻颤的粉拳恨不得直接砸在精灵的脸上。想到自己刚才的自作多情,她恼羞成怒,又恨不得钻进地缝。

    “哦,对了吉安娜,你来这儿干什么来着?”看到这丫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小拳拳举了又放放了又举,兰洛斯笑得那叫一个合不拢嘴。

    好一个反客为主!

    吉安娜对他的愤恨早已经突破顶点,这个问题本不愿作答,但看到他抓着狮鹫爱不释手,不得不从怀里取出一张租赁凭证,咬牙切齿道“这是我租的狮鹫,你这无耻之人给我滚远点!”

    “瞧你这话说的。”兰洛斯收起笑容,痛心地捂着自己的胸口,“咱俩之间这关系,还分什么你的我的……”

    “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吉安娜感觉自己快疯了,如果不是考虑到自己身份和地点的问题,她恨不得跟兰洛斯拼了。尽管她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可与其一而再得地被此人羞辱,不如以命相搏一了百了。

    “什么关系都没有?”精灵又露出了那张可恶的笑脸,“这么多年来,你在我图书馆里阅览借书可是一分钱没收你的,现在好了,吃干抹净就不认了是吧?”

    从当年第一次见这丫头时,兰洛斯就特意嘱咐过维林,秘法会图书馆要对她免费开放。不说吉安娜以后得成就,单她库尔提拉斯公主和安东尼达斯学生的身份就足够他这般对待。

    事实上,吉安娜不缺这点钱,可维林怎么说也不做她的生意,秘法会藏书从各个方面来说都对她有很大的吸引力,为了学习更多的‘知识’,她只能放下身段,勉强受了这份好意。

    可她万万没想到,这个恼人的混蛋居然现在提及这事。

    更可气的是,无论怎么讲,这件事就是自己占了他的好处,收了他的人情。吉安娜自幼养成的纯良率真的品性,让她没有办法像兰洛斯那样无耻地推脱。

    想到这里,金发少女急怒攻心,顿时泫然欲泣,泪眼汪汪。可她骨子里也有自己的倔强,她不愿在这恶人面前落泪,不愿在黑恶势力面前表现出懦弱的一面。皓齿深深嵌入下唇,尖锐的疼痛硬生生让她忍住了泪水。

    “你这混蛋!我今天就把这钱全部还给你,还给你!”吉安娜气急败坏地拉开腰包,不断抓起里面的金币朝兰洛斯扔去,哽咽的娇喝,通红的眼眶,让人恨不得将那个可恶的精灵撕碎。

    金币摔落在地,叮当之声不绝于耳,在这渐渐明亮起来的清晨里远远传开,显得格外凄凉。

    可恨的是,那灰发精灵竟是得寸进尺。

    “账不是怎么算的。”兰洛斯一抬手,抓住一枚闪亮的金币细细打量着,随即一边奸笑着收入怀中,一边摇头叹道,“如果你当时及时付了这笔钱,我是不是可以多买一些藏书?多教出几个学生?有了这些人手,秘法会就能在兽人战争中出更多力,帮上更多的忙,为联盟和艾泽拉斯牺牲的烈士,也能少上许许多多……”

    从十几枚金币扯到战争,兰洛斯三言两语将一件小事放大了无数倍。可惜吉安娜正在气头上,思绪混乱,竟是一时不慎着了他的道“废话少说!你还有什么条件直接提出来,不管是一个还是十个,我若是说个‘不’字,我就不叫吉安娜!”

    “好,这可是你说的。”兰洛斯一脸期待地搓了搓手。

    见他神色贪婪地打量着自己,吉安娜顿时清醒了许多,双手护胸,连忙后退半步“你,你想干什么?”

    精灵一步三晃地上前,俨然一个地痞流氓的可憎模样“嘿嘿,我这人很公平的,一个条件就够了。”

    如此轻薄的动作和话语让吉安娜意识到了些什么,她呼吸急促,小脸煞白,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却不得不生生咽下。这番心理挣扎之下,兰洛斯已经来到面前,修长有力的五指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腕。

    几乎同时,吉安娜的眼中露出一抹凄惨和决绝,隐约间,竟是还有些许解脱的意思。

    啪!

    金发少女美目紧闭,正欲豁出性命维护自己的清白,掌心突然传来的撞击令她呆愣在原地。

    修长的睫毛不安地颤动着,吉安娜呆呆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笑脸,尽管略带尴尬,但依旧那么恼人。至于其主人,正以一个撅着屁股的滑稽姿势站在面前。而自己被他擒住的右手,正按在他的屁股上。

    “咳咳,那啥,这下,咱算是两清了吧?”兰洛斯抓了抓下巴,满脸尴尬的陪笑道。

    吉安娜呆住了,别说她,任谁也不会想到,兰洛斯的条件,居然是打他屁股!这是什么恶俗的爱好?

    少女没来由地打了个冷颤。

    这些天的恼怒和委屈如同倒带电影一般在眼前闪过,最终,定格在一男一女撞在一起的画面。

    怨恨?气恼?连吉安娜自己都分辨不清的复杂情绪汇聚在一起,凶猛地冲撞着她的眼眶。她捂住樱唇,忍耐许久的眼泪在这一刻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看到这丫头泪如溃提,兰洛斯暗暗一叹,随即憋住一口气,做出一副老脸微红的‘羞涩’模样“我说,朗朗乾坤大庭广众的,你一直摸着我的屁股不太合适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