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1 / 3】

可以看出男人不善言辞,锦瑟也没从他身上感受到恶意,稍微放松了下,“在下无极宫姽婳,不知前辈是何人?”男人苦笑一声,“在下没见过令师,但是如雷贯耳。”如此人物,惊采绝艳,自然他是听说过的,本来还想日后相见相互指教一番,只是后来他从和栖梧出了意外,身体被空间缝隙碾为碎片,灵魂也是用尽全力才劈开一道下界的的时空之路,但是此时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只能把栖梧尽量放在安全的地方,自己附在在枚戒指苟延残喘,如果不是感觉到她的到来,他恐怕还要继续昏昏沉沉下去。这么想着,就看到一枚古朴的戒指,那股令人心悸的气息就是从上面传来的,锦瑟挑了下眉,并不靠近它,静静的看了它一会,果然一会就见一个透明的灵魂从戒指上飘出。锦瑟一愣,问他,“为什么是我?”皇宫里这么多女人,随便找个嫔妃就好了,干嘛非要找她。男人又是苦笑一声,“我的灵魂就算在虚弱,也不是凡人可以承受的,在我进入她们身体的时候,她们就会因为承受不住而灵魂溃散。”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用在这里一睡就是这么多年了。所以,当初,混元宗掌门的独子资质那么差,也不成器,掌门也把他看做命根子。对于她们而言,有个血脉相连的存在,始终幸福的存在,至少在功力提高感情逐渐淡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